镇江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山水幻海浮世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5:10:39 编辑:笔名

(一)  姜雅靠在床边不愿起床,她到现在都是迷迷糊糊的,昨日皇后的话她现在都还是无法理解。昨日那个告诉自己真实身份的皇后有太多事没与她说清或者说本就是有意隐瞒,自己知道的就是她是自己的姐姐。没告诉她谁是他们的父母,没告诉她为何她会在姜家长大……  “黛兰”话一出口姜雅才发觉这早已不是姜家,叫来昨日那个姐姐安排的侍女服侍自己起了床,便一人独坐在那发呆想着昨日之事。  “雅儿,开开门”素嫣然轻叩木门,姜雅移步开了房门“皇后娘娘万福”姜雅还是有些不习惯多了位姐姐。“你还叫我皇后,我说过了日后叫我姐姐”素嫣然故作恼怒状“是,姐姐”姜雅有些胆怯的回答“呵呵,姐姐又不会吃了你”素嫣然轻拂着姜雅的发丝。  “姐姐,能告诉雅儿我们的父母是谁么”姜雅轻问,素嫣然原本笑意盈盈的脸顿时暗了下去“妹妹,不是姐姐不愿说,只是有些事不知道比知道的好。”“那妹妹便不问了”姜雅也是聪明之人。自知宫廷之中有些知道了反是个祸害便也不追问了,“妹妹,这事到了你该知道时你自然会知道,不必去执着”素嫣然有些不放心的嘱咐到。“恩,姐姐放心妹妹决不会胡来的”姜雅应到。  “在这住的怎样?”素嫣然看着这伶俐的妹妹安了心“还可以,谢姐姐关心”姜雅回答“那我不打扰妹妹了”素嫣然便离开了风吟宫。  素嫣然一离开姜雅就又陷入了沉思,毕竟还是想知道父母是谁为何要抛弃自己。想了很久也没什么头绪,姜雅打算出去走走,让迷糊的大脑清醒一下。  走出风吟宫没多久姜雅便走进了一个花园,花园正中是一片水池,池子周围是一片片枯黄的草,让姜雅惊奇的是在这深秋的季节,居然还有一些白色的小花孤单的盛开着。路边有几条小椅,姜雅找了一条坐下凝视这满地的枯草。  忽然眼前一暗,姜雅感到有人用手遮住了自己的眼“猜猜我是谁?”一个陌生的男音调笑般的问。姜雅哪里晓得他是谁只好说“在这宫中我哪认得什么人”那男子扳过姜雅的身子“你是谁?”姜雅看到了一名帅气的男子正恼怒的问她,姜雅竟看得呆了,“你是谁?为何会穿着小然的衣服”男子见姜雅一直盯着自己竟不回话,便更加恼怒的问,发呆中的姜雅被震醒,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忙回答“我叫姜雅”“你是小然的妹妹?”那男子问道,小然?姜雅立即意识到这名男子正是自己的姐夫茗影帝国的王“陛下万福”“免礼”男子失望的说了声“你姐姐呢?平日里她挺爱来这的,怎么没看到她”  “姐姐没来”姜雅回答“那我走了”男子转身要走“陛下,能陪陪草民么”姜雅话一出口就被自己惊呆了,自己在干什么啊,同样呆的还有王“什么?”王不可思议的问“草民说希望陛下陪陪草民”姜雅硬着头皮说下去“草民希望陛下能以姐夫的身份陪陪草民”“姐夫?我不习惯这个称呼,不过,我愿意以一个姐夫的身份陪你,呵!……”  “你很爱姐姐么?”姜雅见气氛静的吓人,好不容易才找了个话题“恩?怎么这么问?”王没有回答“就是问问而已”姜雅笑笑“我本不会跟别人说这些话题,不过你很有趣,而且你是小然的妹妹。我就告诉你,我不爱小然,不过我会一辈子对她好”王的语气有些失落“我不明白”姜雅感到莫名其妙“有些事还是不知道的好”王语气便得严肃“我还是走的好,你很会问些不能问的事……”  第二天,素嫣然将姜雅叫到微萃宫,姜雅以为是昨日里问王的话让姐姐生气了,紧张的很,却见到素嫣然在厨房忙碌个不停。姜雅也有些不解,这微萃宫怎会有厨房?到了中午,素嫣然的午餐总算是准备好了。  “小然,准备好了么?让我帮忙么?”屋外传来王爽朗的声音。“准备好了,别小看我。”素嫣然示威般地挥挥拳。“哟,小然要打我么?我好怕哦”王也没个正经的说。姜雅见了王脸感到有点烫,她怕他会跟姐姐说昨日他们的对话。  “姜雅,你也在这啊!”王仿佛现在才看到姜雅的存在“小然你有个很漂亮的妹妹呢!”王语气暧昧地说,不过任谁都听的出来王是在开玩笑“你可不准打我妹的注意哦,否则要你好看,哼!”看似开玩笑可姜雅却听出素嫣然有一丝不可察觉的紧张。王似乎也发现了素嫣然的紧张尴尬的笑笑想缓解气氛,素嫣然却丝毫不理会。  气氛越来越诡异。本不想扯进去,却仿佛有一双无形的手将她拉进这个她一无所知的局面。她必须把来龙去脉搞清,否则她就会输的莫名其妙。她不知道这个想法对不对,但她也没办法了。  三人一言不发的吃完午餐便离开了微萃宫,看得出来王很后悔调起那个该死的话题。姜雅回到风吟宫。  (二)  有太多事需要思考,这对看起来关系很好的恋人有太多秘密而且隐隐猜到应该跟自己的生身父母有关,否则姐姐也不会不告诉她与父母有关的事,很显然王那般话如果不假,那王肯定是为了什么才会娶姐姐的,而姐姐似乎也不是那么爱王,父母应该已经逝去了吧!否则怎么从不听说,皇后还有家人。可是他们之间有什么联系呢?姜雅次觉得自己的头脑不够用,想了很久姜雅也没什么头绪。姜雅有些无奈如今只好冒着被呵斥一顿的打算去问问姐姐了,虽然上次被姐姐说了,但隐隐约约她猜到了一些什么,具体姜雅也说不上来。  姜雅转身准备走,忽然看到前日姐姐安排的那名侍女正在浇花,“你叫什么?”“回小姐,我叫闵徽”侍女放下水壶毕恭毕尽的回答。“不必太紧张,我又不是吃人的老虎。”姜雅微微一笑。那侍女轻答“是”却依然那份尽职般的语言。姜雅感到有些无语,毕竟王宫里的人不可能像黛兰一般与她随便,姜雅也不打算和她继续聊下去,“我要去微萃宫,你便在宫中吧”语气有些冷,让闵徽有些不解但还是恭敬的回答“是”。  姜雅一人慢悠悠的走向微萃宫,踏进微萃宫时姜雅忽的想起宫外那些以往经常见的乞儿,继而有些厌恶,可还是走了进去毕竟这很正常,这种现象不是任何一个明君能杜绝的,何况在这个世界能保证自己即亲人朋友已是不易,她不是圣人,他们也不是,何必太强求呢!  轻扣木门,木门开了,不是素嫣然,是一名宫娥。“姜小姐,娘娘不在宫内”宫娥告诉姜雅“那我在此等姐姐吧”姜雅说。“是”宫娥为姜雅泡了一杯茶便自己忙去了,姜雅喝了一口感觉很不错,但她说不出是什么茶,以往她从来不会去仔细品尝。喝完了茶姜雅站起来问“我能参观一下姐姐的宫殿么?”侍女回过头来“小姐自然可以,不过婢女不能为小姐带路了,望小姐恕罪!”姜雅起身往屋内走去。  沿着小道走去,一间华丽的小屋出现在眼前。推门而入,一股浓郁的酒气扑面而来。王慵懒的躺在床上,口中喃喃自语“荟儿,荟儿”见到姜雅进来挣扎的起床“荟儿,你终于肯来看我了么?”姜雅有些恐慌,王似乎把他当成了一个叫荟儿的女子。慌乱中姜雅想要逃走,“你又要走么?我再也不会放你走了!”王皱着眉吼道,一把扯过姜雅吻了上去并伸手去撕扯她的衣服。姜雅用力挣扎却无奈自己力气太小只好闭上了眼,可不知为何姜雅心里似乎还有一丝甜蜜。  “啪”冰凉的液体泼在姜雅与王的身上。王被这一泼清醒了不少见,自己正抓着姜雅的衣服忙慌乱的松开,姜雅挣开王,见那泼水者正是姐姐素嫣然,心里隐隐有些气恼却不敢表露出来。“嫣然……”王却不知该怎么说“我说过不准动我的妹妹的”素嫣然有些哽咽的说“为何你要这般?”“对不起,我喝醉了”王解释道。素嫣然转身不语,姜雅奇怪的很,姐姐为何会那般,王三妻四妾本是平常的很,姐姐也从不与其他妃子争风吃醋,这回反映怎么这么大?“算了,我是你的妃子又怎么能限制你呢?”素嫣然幽幽的说,王从背后揽住素嫣然“我下次再也不了,好么?”“我只剩这妹妹了,求你别了,好么?”素嫣然哀求到“恩,我答应你!”王承诺道,姜雅心里感到很不舒服,却也无可奈何,只好对素嫣然道“姐姐,我走了。”素嫣然也没挽留只是说让她在风吟宫好好呆着,姜雅悻悻的离开了微萃宫。  回到风吟宫时,闵徽还在忙碌,姜雅虚脱般的倒在躺椅上,“闵徽,帮我倒杯水!”姜雅吩咐到“小姐,你的水。”闵徽的速度还很快,姜雅接过水杯直接将水倒在了头上,水顺着脸流过发丝流到地上“小姐,这……”闵徽有些着急。“没什么!我只想静静!你出去吧!”姜雅有些不耐烦。  冰凉的液体让姜雅原本烦乱的心平静了不少,却也让姜雅更加的不解,只好躺在椅子上发呆,良久,姜雅心中冒起一个想法,姐姐是爱王的,正因为爱所以才会生气,她忽的恨起了姐姐,姐姐太自私,其他的妃子她阻不了,便不准她与王在一起么?  过了几日,素嫣然忽的造访风吟宫,姜雅有些吃惊,但还是不动声色的接待了她,“你爱王。”一踏进房子素嫣然直接了断的说,姜雅心一慌,若是姐姐真爱王岂不糟糕,“姐姐误会了,我怎会爱姐夫呢?”为防姐姐生气姜雅慌乱的解释,“别骗姐姐好么?”素嫣然有些惆怅的说“我不骗你,姐姐”姜雅违心的说。“哎,姐姐在这深宫也不是白过的,怎会看不出来呢?”素嫣然心里明镜似的般。姜雅有些尴尬手搭在身后打着卷儿,也佩服素嫣然的洞察能力。  “王是个好男人,但不适合你,你不该爱上他。”素嫣然接着说,“可为什么?”姜雅有些不甘,因为她是姐夫么?她可从未把素嫣然当姐姐,几年放着自己不闻不问,待这时却来说是自己的姐姐,自是毫无感情可言。“当初我便说过有些事该知道时自然知晓不必执着,知道的多了不是好事,这事我不愿你牵扯进来,你只要知道姐姐一切是为你好罢了。”姜雅还是不甘心却也知道多说只是徒劳,只好说“恩,我知道了!”“望你是真知道了!”素嫣然警示了一句亦不多言,在这风吟宫梢作休息了一番便匆匆离去,“她知道了我的不甘么?她无可奈何了么?”姜雅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三)  过了几日,宫中又有新选秀女被送入宫,王一反常态竟留下了一名唤做卿瑚的女子,大家惊奇的是那女子竟与上任皇后模样酷似,种种传言扑天而来。  “王的还是那个温柔贤淑的女子啊!卿瑚这名女子恐怕会借着荟后的余光得宠呢!”  “这任皇后怕是要失宠了呢!不知日后皇后该怎的在冷宫之中度过余生呢?”昔日得罪的人在背后冷冷的断言,素嫣然生性冷傲自是不如那个待人亲切的荟后得人心。  “让个来历不明的人当皇后又怎能服人呢,卿瑚虽说身世只是个普通官宦人家的女儿,但怎的也比得上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啊!”  对于宫中各种传言素嫣然仿若未闻,依旧来往安然在微萃宫轻歌曼舞款款萧笙。她不担心她会失势,王是在依念那个与荟儿一般容颜的美,但毕竟她不是荟儿,没人能代替荟儿,哪怕只是替代,何况荟儿毕竟已是过去,她不会吃醋因为她本就不爱他,他也不爱她,只是一些恨一些愧疚将他们连在一起罢了,这些牵连始终会在某个时刻断掉。  风吟宫中,听到这些流言的姜雅也只是淡然一笑,姐姐何其聪慧,这个女子怎会是姐姐的对手,她的心里或许还有一些另外的什么吧!  然而,那个唤作卿瑚的女子却在几日之后失去了踪影,流言总是不断的,此次却出奇的一致,“皇后心生嫉妒,派人秘密将卿瑚处死。”仿佛为了印证这般话,几日之后宫娥宓云在井中发现了旧主子的尸首,宫中人人谴责素嫣然的残忍,那曾经面容娇好的女子脸上伤痕累累,隐约间还能看出女子绝望痛苦的表情,残肢断臂上流下的血染红了井中明澈的水。  奇怪的是素嫣然依然谈笑风声也不辩解,王也没任何反应,面对哭声凄惨的卿瑚父亲毫不在意,呵呵,哭什么,本就知道这深宫的无情还将女儿送入,他又岂会为女儿的惨死痛哭?哭的不过是即将倒手的荣华罢了!一切回到了那位女子未来之时一般。  风吟宫中,姜雅狂笑不止,姐姐不愧是姐姐,什么都看透了,什么都知了,自己还是低估了姐姐呢!姐夫也怕是什么都看懂了吧,或许他也看透了这整个深宫吧!看着人人钩心斗角,只须宣布失败者终的结局,这些斗争他不必扯进来。  姜雅等着素嫣然来找她,然而,素嫣然只是每日待在微萃宫里,王更是每日一下朝便陪着素嫣然,对于朝臣要求处死王后的奏折,虽每日成堆,但王直接让垃圾桶成了它们的家。上奏折没法子解决,便有几个自以为是忠臣的朝臣直谏,在大殿之上直呼“处死妖后”。被王罢职后,众人议论纷纷,那妖后真是能乱人心窍啊!昔日英明决断的王叫那恶毒的女子控了心魂了呢!然而,却无人再在王面前提起废除王后。  姜雅这几日里却是担心的茶不思饭不想,毕竟是自己的姐姐啊,听到王的表示后姜雅又不禁笑自己傻,姐姐都毫不紧张,自己日夜担的什么心啊,一切姐姐自有分寸何许她为她操心呢?或许日后更加放心了呢,毕竟王是舍不得杀姐姐的。  夜,北院的绝君宫内,素衣飞舞,一名妙曼少女轻纱蒙面从屋顶一跃而下,脚尖轻点地面悄无声息。屋内一风韵少妇闻声而出,“你便是几日之前杀了卿瑚的人么?”毫无惊恐少妇冷静轻问“是的。”少女手执长剑,傲然回答,“那你今日便是来杀我的?”少妇冷笑“能告诉我为何么?我与人素无怨仇”“原因很简单,因为死神无聊了想找个人陪伴,呵呵!”少女把玩着手中长剑,这话却让原本冷静的少妇也有了一丝颤抖“死神使者,你是传说中死神使者么?”“你是江湖中人?”少女疑惑的问到“我自幼便向往那江湖之路,只是迫于家世,才入了这深宫的”少妇欣笑回答“若是这回死在你死神使者手里便也值得了”少女问“蕊宁么?那些柔弱女子比不得你呢!”少女却也在说话的同时一剑迅速刺出,没有任何华丽的招数,只有简单一剑,蕊宁顺手提起身旁铁扇奋力相抵,时间仿佛静止隔了那一刹那,两人分离,“不愧是死……,”“啪”话语未完蕊宁嘴角流下一丝鲜血,到在了地上,“值得么?为一个男人?”似在问谁,又似在喃喃自语。夜静的吓人,没谁能给迷失的人一个答案。 共 879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睾丸胀痛是怎么回事
昆明治癫痫病好的医院
昆明癫痫病的治疗医院

上一篇:春240

下一篇:拜你所赐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