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江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有道突围搜索下的蛋

发布时间:2019-06-06 21:50:57 编辑:笔名
孩子半夜咳嗽厉害怎么办
孩子半夜咳嗽厉害怎么办
孩子半夜咳嗽厉害怎么办

干掉,大约是多数学习搜索技术的IT男的梦想,周枫也不例外,至少这是他创业之初的梦想。

周枫和创始人丁磊相识于2004年。彼时,周枫还在美国伯克利大学攻读博士学位。丁磊在寻找防止垃圾邮件方法、翻阅国外相关论文时偶遇周枫的论文,之后二人合作开发过一些密码认证系统。

2005年,周枫在丁磊的鼓励下回国创建易有道,主攻页搜索产品。当时百度刚在上市,搜索市场展现出巨大的商业前景。“我们一直觉得搜索这个产品还没有做得特别好。”周枫说,“当时我们看到的简单的问题就是搜索过度商业化。另外搜索其实一直还不够智能,提供的信息过于零乱。所以我们就试图做很多事情来解决这些问题。”

彼时在外界看来,丁磊为了留住周枫,允许他在易内部独立创业,并提供大量人力物力支持;还有媒体报道过,当时易对搜索的投入特别大,保守估计一年可能有上亿元。

只不过,后来居上的故事并没有如期发生,取而代之的是无心插柳的戏剧。2012年,易有道公司的收入约为一亿元,并且造就了易系在移动互联用户量的客户端——有道词典;截至2013年6月,易有道词典(桌面版+版)用户量超过3.5亿。去年开始,周枫在内部提出了公司的新定位,在他看来,有道如今是一家用大数据的技术来做移动互联传媒的公司,主要的盈利来源是广告收入。

这一次他希望有道成为大数据时代的先发者。

搜索下的蛋

搜索业务未能如愿,周枫将之归结为输给了时间。

“开始我们的目标是一定要做页搜索。同时我们在个版本上线的时候就在考虑,搜索产品线肯定不能只有一个页搜索,这样没办法让用户记住,所以我们还需要有其他差异化的东西。大家当时希望用技术结合时下一些行业的发展趋势,比如说像博客。”有道的创始人之一包塔说,作为周枫的学弟,包塔在周枫的影响和鼓励下也加入到有道的创业团队。因此,有道团队开始探索向垂直搜索领域转型,其中包括有道阅读、博客搜索、购物搜索等细分领域。

不久之后,周枫意识到若无技术或者商业模式的颠覆式创新,很难实现用户搜索行为上的迁移,这意味着击败百度的可能性极低。“头几年,我们在搜索产品线上其实做了特别多的尝试。现在看见的很多搜索标准功能,比如说搜索框提示等等,都成了标配。”包塔说。但对于互联企业而言,类似的微创新很难实现用户的大规模迁移。“除非你能让用户很明显的感知到变化,否则对用户来说他也有学习成本。”

有道先后尝试过在博客、、地图、平台和络购物等领域,实现垂直搜索的突围,却都遭遇微创新瓶颈,“做了一段时间我们就开始觉得,一半以上投入到搜索产品上的研究性价比其实没有那么高。”包塔回忆说。

令周枫和包塔意想不到是,词典这个看起来很冷门的业务成了有道活力的项目。词典项目初称为词典搜索,只是包塔和其他几个年轻人为了解决已有上词典词库量太小的问题而做的产品。

有道词典变得越来越受用户欢迎,“它的用户量增长情况和我们做的其他搜索产品非常不一样。”包塔说,词典初上线时放在入口的第三部分,只有页版没有桌面版,没有做过单独宣传。

2007年底,页版词典用户猛增,有道发布了版PC客户端。“客户端是一个非常有黏性的产品,一旦用户把它装到自己的桌面上”,包塔说,词典的客户端相比页搜索给有道带来了更多用户,而且用户对产品的黏性更强。2009年年初,词典发布个版本。“后来我们常常开玩笑说,有道词典能有今天,全靠丁磊带大家团购了诺基亚E71。”包塔笑说。

五年时间,有道词典占据超过50%的市场份额,月活跃用户达到5000万,日活跃用户超过1000万。有道给出的数据显示,有道词典移动端的装机量增速大概是PC端的2倍,预计很快会突破2亿。和用户量1.2亿的易客户端一起,有道词典让易搭上了移动互联的大船。

涌现的战略

词典的无心插柳改变了有道的方向与路径,一个新的战略定位随着词典用户的到来自然涌现。周枫对这家创立8年的公司作出了新的释义,“我们认为有道现在就是一家用大数据的技术来做移动互联传媒的公司。”

搜索引擎公司需要在数据存储和数据处理上有深厚的技术储备,周枫在伯克利大学学习的正是分布式架构,2005年,周枫和一个小团队已经用分布式架构,实现上千台计算机资源的统一管理和分配,那时云计算的概念尚未诞生。虽说,并未能在页搜索业务上风生水起,但有道聚集了一批数据处理人才。

“整个词典的产品竞争力就建立在数据挖掘的基础上”,周枫将词典产品的成功归因于大数据思维和方法论。有道超越的关键在于,用户可以查询到大量新词汇和专有名词。根据周枫的统计,用户在络上查询的词汇,有一半左右是无法在传统的纸制词典里找到的。许多时候用户想查的根本就不是一个传统上的英文单词,例如是一个公司名字。“我们通过去互联上找所有的页和相关内容,通过数据筛选可能的解释,来解决这个问题。”周枫说。有道在做的其实是让机器变词典,让用户得到一种能找到90%或者95%他要找的信息工具。

2012年,有道开始采用开源技术, “这样会更全面一些,有好多事都可以做,比如我们做翻译,翻译的系统现在还是我们自己在做,但是数据准备等等就可以用一些开源的资源。”周枫说。在专业翻译领域,有道是将线下零散的翻译生产力组织起来,通过互联实现更有效合理的利用,企图建立“翻译行业的”。有道专业翻译上线一年多,已拥有近千名译员,累计客户超过5万人,月收入逾百万。在包塔看来,国内翻译市场是一个近300亿的大盘子。

随着有道词典和云笔记等搜索“衍生”品吸纳越来越多的用户,周枫和他的团队决定将产品开发的方向锁定为“知识性和效率性”,准确地说是基于移动互联的知识/效率型产品。

“开发新产品的时候,其实逻辑也是不断变化的,知识性和效率性是我们希望给用户留下的品牌的印象。如果把整个移动互联的应用分类的话,那中国所有产品可以分为娱乐和非娱乐两大类。”在周枫看来,以白领和高价值用户为主体,解决他们的工作或者生活的实际需求的应用,长期来看更富有想象力。“我们希望我们的用户人群是白领和学生人群。因为他们越来越移动化,越来越专业化。”

在着眼于用户刚性需求基础上,有道计划将词典产品发展成为一个平台级应用,不仅围猎那些有翻译需求的高价值用户,同时也构建起一条围绕用户翻译和学英语相关需求的生态链条。

有道的盈利有赖广告收入,包括品牌在词典内容中的植入式营销和通用型数字广告投入。后一种模式是结合人们在智能上的查词和翻译需求,实现与单词和翻译内容匹配的广告和场景化营销。“简单的变现办法当然就是广告,广告的好处就是它的适应性非常好,所有的地方都可以做广告。”周枫说, “在一些垂直领域,存在更加有价值的增值服务机会。比方说我们现在已经在做的人工翻译服务,通过互联做人工的翻译服务。”据周枫透露,过去一年,有道整体收入在1亿元左右,其中90%来源于广告收入。如今这家公司正寄望移动互联广告的爆发性增长。

别再看晚了

有道所在的创业大厦处在清华科技园西北角,附近的邻居就是和中国。走进有道公司,便能看见他们的Slogan依然是“易旗下的搜索”。但对于搜索业务,周枫认为,“我们搜索产品都在,我们也去做一些改进和维护。但我们觉得公司未来是在移动互联这边,所以我们所有的技术既会用在搜索产品中,也会用在笔记、词典、翻译这些产品上。”

但页搜索、有道词典、有道云笔记,以及基于原来购物搜索和购物助手整合成的有道惠惠等一系列产品,都不属于活跃度较高的社交、和游戏领域的产品。对于涉及社交SoLoMo(即社交“social”+本地化“local”+移动“mobile”),周枫表示,未来也会考虑在云笔记等部分涉及类似的功能,比如小范围分享等等。

“小圈子的协作会是非常值得去挖的一个地方,因为我们现在很多时候讲社交,要不就是媒体性的,像微博这样;要不就是通信性质的,。其实让大家实际在做事情的过程能把社交功能当成一个协作办法,我觉得也是很有价值的。”

从初不足十人的创业团队到现在,有道已经有近五百名员工。如何精益创业,周枫如今越发熟稔,他开始用精益创业的思路驱动内部产品开发。 在用户和产品设计方面,丁磊现在依然经常晚上11点给周枫发短信,谈论有道具体产品的功能。有时候,他们会聊至凌晨3点。周枫透露其实两人早在2009年就谈起好生意在上。一直以来,丁磊将易的产品线规划为四大产品线:资讯、娱乐、教育和工具,有道公司的产品涉及后两大板块;而在盈利模式上,周枫认为,未来上挣的钱一定会比PC上更多,“这应该不是很遥远的事情。还是得早一点看到这个,有的时候看晚了就很麻烦”。

3D坦克争霸2战斗民族美女叫你跪下唱征服
姬斗无双官网预约盛大开启
承德户口异地办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