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壹念伊亾

2018-10-26 13:57:51

一念伊亾

作者:风晴雪

那年,那月,那人,那景。忘不掉的,总是那千年前浅浅的一笑。淡淡的眼眸,轻轻的呼唤。我伫立,千年之后的今朝,默默忧叹,这此刻的我是我吗?可分明是,千年之前的你,在凝望

一杯浊酒,几抹暗香,你,依旧,在静静地凝望。是依旧在等待我吗?轻盈的雪袖迎风悄悄摆动着,眼眸深处点点暗殇,点点惆怅。

一代又一代,诗人们走了又来,来了又去。而百代之后的你我,又何曾可以再聚?烧一壶清淡的普洱,荡一尾活泼的小舟,邀你我同饮于江渚之上,上联已作,倩佳人暗笑回文。是你的眼泪吗?为何在这几杯小茶后,却不经意间黯然神伤?是这凉凉的晚风呢?还是含泪的烛光已经惆怅了你的心房?若然你不怨我,可我,又怎可天涯浪子的心。 在下荣幸之至,小姐请 我作揖而立,含笑中含着点点的苦涩。

洞箫呜咽着这凄迷的夜晚,时而高亢,若仰天长号。时而淡微,若一点露珠滴落在浮萍上,若有若无。就像你一样,若即若离。天地百代,何曾滞留一瞬。佳人如斯,可叹已隔千年。 人生天地间,忽如往来客。 不知怎的,我竟不自觉地叹了一句。你的洞箫刹那间停了下来。明亮而忧郁的目光幽幽地打量着我。

相公所言,发自内心? 你的目光,从没有如此这般清淡。 何曾会骗小姐?在下千寻,一生只与小姐言此真言。 你只是苦笑着叹了叹: 昔日五柳地纵如客,你我之缘,何曾可逝。相公既名曰 千寻 ,亦是有所牵挂,可闻与小女? 人生难逃天命时运,在下只是不知所生为何?故觅觅寻寻,直至今日,遇到小姐 说到这里,我只是迎着你淡然的目光。

何必如此。 你抿了抿樱红的丹唇,声音有些哽咽了。 相公何必如此,千年已逝,小女与公子不过是偶逢轮回,你我不过是百代过客,浮萍相聚,难逃一别。公子何必执着。

知君用心如日月,事夫誓拟同生死。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 ,唐人张籍由此生悲,而在下不生,纵然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然千古之情,怎可与妾相断?

你哭了,是被我再次伤害了吗?只是揽你入怀,静静地一起随着水波四处游荡

公子,为何深情至此?

傻瓜,未亡年逢未亡人,只缘未亡思故人。 【我要纠错】 :无双女侠

数控弯箍机
珠江岭南公馆
宝能智慧城市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