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江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永夜君王 章二零五 主权和正义

发布时间:2019-10-15 19:58:10 编辑:笔名

永夜君王 章二零五 主权和正义

古堡上空,到处弥漫着冰冷肃杀的气息,古堡内诸多血族都走上街头,仰望着古堡处。他们的眼中即有悚惧,又透着复杂。许多战士都放下了刀剑,而强者们却一个个脸色苍白,气息比平时虚弱了何止一筹。

自古堡处,不断散发出深沉如海的威压,层层而下,如海潮般冲刷着古堡内的血族。威严中所蕴含的上古血族气息,让每一个血族都不寒而栗,那发自血脉深处的恐惧,让稍弱的爵位强者血核如同冰封,根本凝聚不起血气。

那道威压,明确昭示了血脉上的主权。在血族传统中,越是靠近鲜血长河源头,就越是具有天然的正义和权利。正因如此,古堡中大多数血族都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和意愿。在他们深入血脉的观念中,反抗这样的上位者,本身就是一种背叛。

古堡顶层,忽有一道凌厉血气冲天而起,刺破了笼罩着整个古堡的威压。然后一个冰冷且悦耳的声音响彻天地:“谁也别想让我艾瓦尔屈服!”

冥冥虚空深处,似有一声雷鸣响起,鲜血长河缓缓浮现,正式回应她的呼唤。虽然长河的涌动只是短短一瞬,并且模糊不清,可是能够对呼唤有所回应,也就意味着呼唤者得到了鲜血长河的赐予。

古堡顶层,艾瓦尔放声大笑,血气节节攀升,颜色越来越深沉,并且终透出了一点金色。

“看到了吗?鲜血长河都在呼应我!如今我也是公爵了,你们这些被黎明污染的家伙,难道还不清楚自己的原罪吗?”

她狂笑着,咆哮着,一点一点顶着夜瞳的长刀,挣扎着站起。

旁边的黑暗福音霍华德叹了口气,道:“又一个能够呼唤鲜血长河的天才啊,真是可惜。”

夜瞳随手挽着长刀惊梦,刀锋搁在艾瓦尔肩上,原本轻描淡写的就将她压得跪地不起。可是现在,或许是不甘,或许是因为屈辱,艾瓦尔竟然绝境爆发,一举突破到副公爵位阶,甚至还引起了鲜血长河的呼应。

这是连霍华德都为之感叹的壮举,黑暗福音在近数百年中屡有活跃,自然知道鲜血长河远去,以及呼唤它变得多么的困难和不易。

只是讽刺的是,能够召唤鲜血长河的血族天才,竟然背叛了血族,并且看上去死心塌地的投到了魔皇麾下。

一直以来,鲜血长河就是所有血族至高的信仰,是惟一的正义。这样一来,霍华德就感觉有些尴尬了,魔皇究竟能拿出什么比信仰更重要的东西?

然而夜瞳和千夜神情都很淡漠,丝毫看不出惊讶或是其它情绪,相反,千夜神情中还有些疑惑。

艾瓦尔眼看就要站直之时,夜瞳伸手掩口,打了个呵欠,然后手腕微微加力,只听扑通一声,艾瓦尔又被重重地压回原处。

“能够呼唤鲜血长河很难吗?千夜,你是什么时候得到鲜血长河的传承的?”

千夜想了想,道:“好象是子爵的时候吧

?”

“子爵?”霍华德微微动容。近年来,鲜血长河涌动的次数屈指可数,以千夜的年纪,这岂不是说鲜血长河的涌动,有近半是他一人所致?

此刻千夜身周燃烧着淡淡的金色血火,层层威压不断涌出,以血脉力量压制着整个古堡的血族。

看到艾瓦尔临战突破,一道血气直冲天际,说什么也不肯屈服,千夜哼了一声,血火由金色转为暗金,道道深邃且高远弗界的远古气息,瞬间扑灭了艾瓦尔那道略透金色的血气,也令整个古堡再次变得鸦雀无声。

艾瓦尔脸色惨白,身体微微颤抖,更让她无法接受的是,哪怕身为副公爵,也对千夜产生了发自血脉深处的恐惧,这种恐惧甚至强烈到让她血核运转都有所迟滞的地步。

这也意味着,千夜的血脉远远在她之上,二者之间是真正的上位者与下位者的关系。

这个事实,让素来心高气傲的她根本无法面对。

“看到了吗,我们血族从来不缺天才,更不缺会背叛的,或者注水的天才。”夜瞳手中惊梦翻了一面,向下轻轻一压,艾瓦尔脸上骤然现出惊恐,血气层层下降,终归于沉寂。

夜瞳说动手就动手,霍华德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他叹了口气,道:“我们应该详细问问,她为何会背叛的。这样杀了,未免有点可惜。”

“我们一直以来看重血统,只要有足够天赋,似乎做什么都是可以的,无论犯什么错误都会被原谅。这个艾瓦尔就是这样。只可惜,她想错了一点,我是不会原谅背叛的。而且,血族的未来也不需要她,有千夜就足够了。”

霍华德怔了怔,向千夜身周的暗金血火看了一眼,道:“说得也是。”

斩杀了艾瓦尔,特别是千夜以天赋血脉力量直接碾压,整个古堡内的血族就再无斗志,纷纷投降,原本被关押的青之君王族人们也都得到释放。

在城堡原属于艾瓦尔的会客厅内,千夜终于见到了范特里尔,可是他实在无法将眼前那个白白胖胖、面面团团的家伙与血族副公爵联系在一起。

范特里尔的气息虚弱,身上却没什么伤,更没有受过折磨的迹象。艾瓦尔是尊重传统的血族,哪怕是阶下囚,也给了范特里尔足够的尊重和待遇。

可正因为没有伤,范特里尔的血气之弱,简直都有些说不过去了。千夜觉得过去遇到的那些荣耀侯爵都比他强不少,若不是能够感知到他的血核确实是副公爵,千夜甚至要怀疑眼前站着的这个家伙有没有到实力侯爵。

范特里尔此刻满脸堆笑,目光不经意间扫过全场,眼皮就跳了一跳。

位置上,千夜居中,夜瞳在旁,黑暗福音霍华德则在另一边。这个位次,让范特里尔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他自然是认得霍华德的,进屋之后也认出了千夜,毕竟他虽然只是副公爵,但因为所处地位特殊,也在可以与闻机密的大人物之列。

范特里尔笑得都有些谄媚了,上前一步,道:“见过各位殿下。”

千夜刚说了句“范特里尔公爵……”

范特里尔就道:“叫我范范就好!”

千夜顿时一口气堵住,后面的话都说不出来了。他定了定神,方道:“这样怕是有些不好……”

象这种昵称,在血族中一般是长者对后裔才会用,而且往往是对长久相伴的直系后裔。

血族对直系后裔不光是有血缘关系,且还有几乎无可反抗的控制权,这和人族是完全不同的。因此血族与直系后裔之间的关系,也往往比人族父子之间要密切得多。所以范特里尔的这个提议,着实让千夜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千夜脸色已经很难看了,可是范特里尔却似乎视而不见,谄笑着道:“哪里不好了?其实再恰当不过。您看,您可是夜瞳陛下的人……啊,不,夜瞳陛下是您的人……”

千夜心底顿时冒出一句粗口,而且差点就真说出来了。他转头向夜瞳望去,却见她初时的惊愕之后,眉梢眼角居然有了一丝笑意,刹那间的容色,让整个房间都亮了不少。

范特里尔又道:“伟大的黑暗福音霍华德殿下也是您的朋友,他可是我的长辈。我从小就很崇拜殿下的。这样说起来,您叫我一声范范,也是应该的。”

“范特里尔公爵,称呼的问题就不要讨论了。我们说正事吧。”千夜不得不打断了他。

“悉听吩咐。”范特里尔恭敬得象个直属下属。

千夜现在总算明白,这个家伙为何会投降了。现在来看,倒也难说对错,至少他保下了大多数的族人,自己也没受什么苦。

“你现在族中还有多少族人?资源还保有多少?”

“族人还有三百多,其中战士可以有一百个,爵位强者共有十五位。至于资源,我的城堡没了,血池和宝库就都没了。不过我在外面还有两个秘密据点,里面有些资源,都可以献出来。虽然不多,但总是我的一番心意,希望您不嫌弃。”

千夜哭笑不得,难道这范特里尔以为他是想要好处。千夜也懒得解释,转头道:“有这两处秘库资源,再加上这里的资源,应该足够他们前往这附近的秘境了吧?”

“秘境吗?这附近就有一个,我以前经常维护的。要不就去那里吧。”范特里尔道。

暮光是血族大本营,很久以前的世界也不平静,以千年计的积累当然丰厚,秘境遍布各处,许多大型秘境是修建于人族崛起之前,作为战乱时期的防御据点和避难所。

此外许多大人物也会为自己修建小型的秘境,比如青之君王用来转移和隐藏千夜与夜瞳的场所。范特里尔实力不行,倒是怕死得很,还为自己修建了一处秘境。

千夜便道:“好,你带着族人过去,另外把这座城堡里的血族也带过去,在那里等候消息。”

“没问题,这些背叛的家伙我都会看管好的。不过,我们要在那边等多久?”

夜瞳道:“不会很久,我们会安排浮空艇来接你们。”

夜瞳没有说要终目的地,范特里尔也不敢多问,退了出去,自去安排撤退和占领事宜。艾瓦尔一死,她的族人中也只是伯爵,以范特里尔副公爵的位阶,镇压绰绰有余。

等范特里尔离开,千夜指了指自己的位置,道:“这样真的好吗?”

倒是黑暗福音先道:“我是觉得再好不过。既然是战争,就需要熟悉战争的人来带领我们。”

PS:果然球和酒,不可兼得。俺继续努努力。

德阳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辽阳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许昌哪家医院治疗性病
德阳治疗白斑病费用
辽阳治疗睾丸炎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