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江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麦琪的礼物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1:06:11 编辑:笔名

“你能不能别来烦我!”杨曦喊出这句话就后悔了,看着对面怯怯的杜若,有些内疚,可是向来大男子主义的他说不出道歉的话。杜若看着杨曦线条冷硬的面庞,想起他工作后的变化,越来越委屈,眼泪止不住的往下落。  杨曦看着杜若不断滑落的泪珠,想起今天早上秃顶老板的嘴脸:“这个月的业绩要是达不到上个月的百分之三十,你就卷铺盖走人吧”,杨曦知道,准又是和他一个办公室的老板侄子在老板面前讲他坏话,那家伙看不惯杨曦的一本正经和兢兢业业,在同事面前取笑他只是个有文凭会工作的木头人。没事就爱仗着自己特殊身份在杨曦面前耀武扬威,想到这里突然觉得有点不耐烦,先前的内疚一扫而光,与之相伴的是莫名的烦躁。于是杨曦二话不说,越过杜若准备离开。可刚到门口,却被杜若揪住了衣摆:“对不起,我不该在你工作的时候打扰你,你别生气了好不好?”杜若一脸的惊慌,生怕杨曦这样的离开会永远回不来。  杨曦记得大学次遇见她时,她正在湖边大喊:“你是个混蛋!”他盯着她看,她凶巴巴的说:“没见过失恋的啊?”他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回答说:“没有。”她居然说:“你既然都参观了,就得补票。”她就是这样极端的表达着她的感情,同时她也是个开朗外向的女生,很热情的帮助人,总是笑得一脸灿烂。可是现在的杜若总是纠缠在一些俗不可耐的事情上,总是小媳妇似的要他早点回家吃饭,要他在外面少喝酒,要他不要跟其他女人走的太近……每当杜若这样说的时候,他的心里总是很不舒服:不喝酒怎么拉单子?我的客户不可能全是男的吧?后来杜若渐渐不再纠缠于这些问题,只是会偶尔打他手机却半天不说话,在杨曦快要不耐烦的时候说句:今晚想吃什么?于是后来的杨曦几乎不怎么接杜若的电话,杜若也不闹,总是安安静静的给他拿拖鞋和湿毛巾……  杜若见杨曦半天不说话,松开了揪住杨曦衣摆的手:“早点回来,晚上外面有点冷”,杨曦怔了一下,还是打开门走了出去。门在杨曦背后轻轻关上,掩去了杜若绝望的眼神。  杜若走回杨曦的书房,收拾书桌旁摔碎的礼品盒,这是刚才她兴冲冲拿进来想要给杨曦的礼物,却被正在工作的杨曦狠狠拂落在地。礼品盒里是个精美的玻璃球,已经摔碎了。杜若清晰的记得在礼品店看到它时的兴奋,那是个透明的玻璃球,玻璃球里是间木制小屋,小屋门口有一张长椅,长椅上有两只相互依偎的小熊,拧上发条,会有雪花在玻璃球内飞舞,美好的像是他们初遇那年的冬天。那时候的他们不在一个学校,为了见对方一面,经常要做公交穿越大半个城市,来回坐车一个半小时,而在一起的时间有时候只有半个小时。他们曾经坐在路边,看着漫天雪花飞舞,两个人的鼻尖都冻得通红,可是还是很兴奋的在规划着属于彼此的未来:在一个安静的小镇里买一栋属于自己的小屋,院子前面要种很多的鲜花,还要修一条长椅,春天一起看花开,冬天一起看雪落……杜若沉浸在美好的回忆里,她多么怀念当时他温暖的手掌,怀念他取笑自己穿得太厚像头小熊,后来毕业了,她选择和他一起走,她以为只要他在的地方就是幸福的归属。可是他工作以后,变得很少有机会和她交流,杜若是固定为杂志社供稿的专栏作家,每天都待在家里,她离杨曦的世界越来越远,初总会不安的叮嘱,到后来深怕自己管得太多限制了他的自由,可是他不在家的时候,日子真的过得很慢,每一秒都像是在经历一个世纪。毕竟这座陌生的城市里除了他,她没有其他任何依靠,可是为了不给他太大的压力,她总是默默的站在他的书房外,就算是那天胃病发作独自在卧室挣扎,也没有发出一声呻吟以免干扰到他,杜若爱的越来越小心翼翼……  杨曦电脑突然传来了短消息的提示音,他出门忘了关QQ了,杜若准备替他关掉,那边发信息的人已经等得不耐烦,发来一个窗口抖动,于是杜若看清了内容。原来是杨曦在公司仅有的朋友发来的:“杨哥,今儿又挨那个老头子的训了吧?”杨曦挨训了?难怪心情不好,杜若有些担心,他完全不了解杨曦工作上的事,于是便大着胆子回复到:“你是指?”  “你还跟我装?不就是那秃顶老色鬼找你麻烦吗?叫你完成上个月业绩的百分之三十”杜若在心里惊呼了一声,百分之三十?上个月可是销售旺季,这个月还能卖到上个月的半分之五十就不错了,居然要杨曦一个人完成百分之三十。  “你说,那人为什么老难为我啊?”杜若没办法和杨曦朋友一样称呼别人老色鬼。  “还不就是因为他上次在办公室调戏新来的实习生而被你破坏掉得事耿耿于怀呗!”那边人丝毫没察觉正在和他聊天的不是杨曦本人。  “有没有什么办法啊,百分之三十耶,难度也太高了。”杜若有些着急。  “能有什么办法啊,你又不是女的,要不然勾引一下他,万事搞定!”  “啊?”  “对了,小心点你女朋友哦,上次你带你女朋友出席公司新年聚餐,那老色鬼的眼睛黏在你女朋友身上,抠都抠不下来”  杜若突然沉默了,她觉得也许自己能为杨曦做点什么。  “喂,还在不在啊,说话啊,杨哥”  “喂……”  “……”  “对了,那人电话号码多少来的?”杜若突然问道。  “你不是有吗?”  “手机忘办公室了,我急着要,客户这边出了点问题,需要赶紧和他联系一下。”杜若面不改色的撒着谎,目光中带着一点决然的光芒。  “哦,131……”  “谢啦!”  “行了,咱俩谁跟谁啊,对了,今儿个圣诞节,准备送你女朋友什么呀”杜若笑了一下,杨曦大概根本不记得了吧。  “不说了,我要吃饭了,回头再聊啊。”杜若匆匆下了线,对着刚存在手机里的号码发了一会呆,想起那年圣诞他温柔的牵着她的手说“你就是我的前途”,可是和他来到这座城市,自己什么也没能为他做,总是在依赖他给的温暖,而自己从来都不知道他工作上的事,经常还会在心里怨怼他越来越冷漠。想到这里,杜若拿起大衣,转身出了门。  在外游荡的杨曦,默默站在了公园广场中央,他刚才还在纳闷今天晚上,街上怎么这么多人,现在才发现广场中央立着的高高的圣诞树,而身旁是一对对的情侣,紧扣的十指,殷红的玫瑰,他突然发现毕业后再没有和杜若过过圣诞节了,今晚要不是出来走走,大概每天匆匆忙忙的自己根本不会发现吧。再想想似乎工作以来,很多事就这样被自己漠视掉了,已经很久没给爸妈打过电话了,已经很久没和杜若手牵手逛街了。大学时就算相隔半座城市,依然会经常见面,可是现在明明近在眼前,而自己居然选择了视而不见,想起临出门前杜若哭泣的脸,杨曦再次内疚起来。不远处有对情侣走向卖花的小姑娘,可是一只玫瑰刚被人卖走,男的有些懊恼,女的轻声安慰他:“没关系啦,你就是我的玫瑰啊!”杨曦觉得这句话有些耳熟,似乎在很久以前,他曾对着心爱的女孩说:“没关系啊,你就是我的前途。”是了,他对杜若说过,他当时是以怎样的情绪说的呢,杨曦站在慢慢开始飘雪的广场上开始回忆关于和杜若之间的一切。  “既然杜若就是自己的前途,那么只有杜若幸福了,自己也才会跟着幸福吧,那我为什么还要为了不相干的事跟她发脾气啊?既然这份工作不适合我,那么不如辞了,工作的机会还可以有很多,可是亲爱的杜若只有一个啊。”这么想着的杨曦突然觉得轻松了很多,他急忙追上已经卖完花想要离开的小姑娘:“请问你那还有玫瑰花吗?”“有是有,不过都在店里,离这里又比较远……”“远点没关系,我跟你去拿。”当初的我们可以为了爱情一遍遍丈量城市的半径,如今不过是买束花,又有什么关系。  当杨曦回到家的时候发现杜若并不在家,屋里的灯全黑着,他突然怀念每天下班时那个温柔的身影为他换拖鞋递毛巾的温暖。他走进厨房,发现灶台上摆满了精致的菜肴,不过这时已经全部冷却掉了,像一朵花的荼靡,美丽还在,却毫无生机。他以为杜若只是和他一样出去走走,于是动手热了饭菜,此时他才发现住在这里这么久,他甚至不知道筷子和盘子收在哪里。热完饭菜,杜若还是没有回来,打她手机却已经关机了。  杨曦想了想,打给了父母:“爸妈,近还好吗?”  “杨曦啊,你今天没加班啊?”  “加班?”  “对啊,前天和小若通电话,她说你近比较忙,老要加班啊。”原来杜若一直在帮我问候老人们啊,杨曦心里生出一丝感激。  “恩,有点,过两天就不忙了。”  “对了,上次你们买的那台按摩椅还挺舒服的,不过很贵吧,以后别花这冤枉钱,你们俩在外地也不容易,别老往家寄钱。”杨曦愣住了,这些事怎么自己一点也不知道,钱哪来的?都是杜若自己掏的?杨曦觉得自己真的很对不起杜若,他现在迫切想要看到杜若,好好抱抱她。于是匆忙挂断了父母的电话,再打杜若的手机仍然是关机,而且杨曦可悲的发现,他根本不知道杜若在这座城市还认识些什么人,他发现无论他什么时候回家杜若永远乖乖的在家里,没见她和谁逛过街,没见她和谁通过电话,他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该去哪找她。  进到自己书房,看着地上还没打扫掉的礼品盒和里面的玻璃球,他的内疚和心痛再次升级,看来自己真的辜负了那段美好的时光,后来杨曦慢慢的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了。  而这一晚,杜若彻夜未归!  第二天,杨曦在客厅的餐桌上留了纸条,然后无可奈何的去上班,他决定今天辞职,重新找一份工作,重新呵护杜若:亲爱的,这次我真的错了,原谅我好吗,你一晚上去了哪里,我找不到你。对不起!看到纸条速回电话给我,等我下班,我要告诉你个好消息。  杨曦暗自决定下班后带杜若去吃她一直爱吃的海鲜,然后跟她求婚!  杨曦拿着打印好的辞职报告来到公司,还没坐下,就被通知开会,看着老板诡异的笑脸,杨曦觉得寒毛直竖,肯定是要批自己了,不过好在自己也不想干了。没想到,在会上老板态度三百六十度大转弯:“杨干事表现出众,独立完成上个月业绩的百分之十七,而且在工作上一直尽心尽力,为了更好的发挥他的才能,下个月起擢升为项目主管”。杨曦有点懵了,这老板突然转性了?  会后,他的好友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这老色鬼突然放过你也太奇怪了吧,难道你把自己的老婆大人献给他了?”  “去你的,没个正形。”杨曦这样说着,内心却涌起了一股寒意,他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他下意识的再打给杜若,仍旧是关机。  回到办公室,拿起桌上的辞职报告有些茫然,不知道该不该辞职。终于熬到午休,他有些急切的跑到“周大福”买了一枚并不是很大,但是很配杜若手形的戒指,把戒指揣在西服兜里,他想既然老板都改变了,自己也没必要非辞职不可,只要还能给杜若幸福就好。  下午回到办公室,他突然发现每个人看他的眼光都是怪异的,他有些茫然,他走向茶水间准备冲一杯咖啡,却在门口停住了脚步,里面有个人正在眉飞色舞的讲着什么:“我还真以为姓杨的小子是个君子,我呸啊,原来也不过是个靠女人吃饭的家伙。”这是老板侄子的声音。“不可能吧,杨大哥是个好人啊”搭话的是被杨曦救过的小实习生。“哼,好人,这年头有几个好人,我恨的就是这种披着狼皮楞冒充小羊的人,要不是今天早晨我去我叔家送紧急公函,还不会发现呢。当时一看见那女的我还愣了一下,琢磨着在哪见过。直到刚才会上姓杨的小子莫名其妙的当上主管,我才想起那女的好像是他女朋友,我这不就赶紧调出去年新年聚餐时的照片,一看还真是那女的……”杨曦的脑袋突然嗡的一声,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一脚踹开茶水间的门闯了进去,揪住说的唾沫星子乱溅的某人:“你别给我瞎扯,嘴巴放干净点!”“呸,许自己做不许别人说啊,你还是不是男人啊?”茶水间炸开一片哄笑声,杨曦二话没说一拳砸过去,老板侄子不服了,叫嚣着就要冲上来,杨曦已经神志不清了,只想打死这个人,刚要冲上去就被别人拦住了,大家拽着他的胳膊往后拖,却没人拉住老板侄子,老板侄子趁乱冲上来对着杨曦的脸就是几拳,顿时血从口鼻中涌了出来,他想反抗却挣不脱大家拽他的手,又挨了几脚,终于被放开了,他站不起来了,他倒在地上,感觉到西服兜里的钻戒正在灼烧他的皮肤,彷佛要将他彻底燃烧掉……  在地上趴了很久,没有一个人来扶他,他慢慢扶着墙站起来,径自出了茶水间,出了公司大楼,一步步向家走去,他不介意别人打他,他只想知道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他要亲口听杜若说:“这怎么可能?”然后再回来好好笑话那些无事生非的人。  终于到家了,杨曦有些紧张的打开门,就好像小时候犯了错被叫到老师办公室一样忐忑,等他进了门,看清屋里后,全身的力气彷佛被抽空了,他跌坐在玄关处,坐了很久——因为屋里有关杜若的东西都不见了……突然杨曦一下子跳起来冲进卧室,拉开衣橱,里面挂着的除了自己的衣服,再无其他,杨曦有些害怕,杜若走了?可是为什么呢?难道他们说的是真的?  他跌坐在床上,看见了床头柜上的信,他有些颤抖的拿起那封信,几乎没勇气去看:曦,对不起,我总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看到你的困境,你曾经说,我是你前途,可是我似乎一再阻碍你的前途,那么就由我来成全你好不好?我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对是错,我只是单纯的想在这个圣诞节为你做点什么,我的离开就算是一份礼物吧。我知道,我们之间的一切都无以为继了,我没有什么遗憾,我走了,请你继续你的人生!  杨曦一遍一遍的看,看到几乎想要大笑,是啊,他怎么就给忘了呢,他忘了他认识的杜若是个极端的小女生,尽管这两年渐渐变得低眉顺目,可是杜若一直是杜若,不曾改变。她以为自己不知道她为自己做的事,只是说要离开就好,可是偏偏知道了,是该气她的无知还是怜惜她的笨拙呢?杨曦迷茫了。杨曦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去找回杜若,此时此刻的他只是将戒指取出重重的砸在了墙壁上,,戒指反弹回来静静滚至杨曦脚边打了几个转然后尘埃落定!  天慢慢黑了,书房里的玻璃球碎片支离着窗外的灯光,客厅里的玫瑰正在慢慢凋谢。没有人开灯,屋里静悄悄的,仿若什么也没发生过,好在今年的圣诞节总算过去了……    杜杜鸟  2010年5月3日凌晨4点09分于宿舍 共 549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男性患前列腺炎怎么治疗
昆明治疗癫痫
昆明哪家医院可以治好癫痫病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