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江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炎武战神 第2652章、血域激斗

发布时间:2020-01-18 08:22:33 编辑:笔名

炎武战神 第2652章、血域激斗

鬼蝠?

不,绝对不是!

眼前所见,竟是位身材威猛的中年壮汉,刻纹着凶恶图腾的光秃秃脑袋,通体猩红,像是被鲜血侵染了般,浑身不自主释放出可怕的凶煞之气。

这形貌,这气息,对于凌天羽来说并不陌生。

血族!

眼前的诡秘壮汉,竟是来自于血魔。

“你果然是血族的奸细!”凌天羽沉冷道,以对血族异术的了解,大概也料到定是这位血魔夺舍霸据了鬼蝠的肉身。

“彼此彼此,阁下也并非是魔界中人。”邪异壮汉笑意盈盈,却是给人一副笑里藏刀的感觉。

“呵呵,初次见面,不是得表明身份吗?”凌天羽淡淡一笑,却时刻监控着壮汉的一举一动,暗暗循视着四周的环境。

“在下血狂天!”中年壮汉威沉沉的说道。

“血狂天?果然是个疯狂的疯子!”凌天羽冷声道:“我可真是低估了你,没想到你竟能隐忍千年,行事毫无纰漏,瞒天过海。若是当初早些识破你,定然不会留你性命。”

“阁下身术了得,亦可变化,若我没料错的话,阁下乃是邪魔之身?”血狂天冷视着凌天羽,明显见其形体大有异变,修为更是直接提升了一大段,的确让他心惊。

“是又如何?”凌天羽面色深沉。

“原来就是你这小子,闻名不如见面,竟然会在魔界遇上你,可倒真是让人意外。”血狂天并不是特别的吃惊。

“呵呵,想不到血狗的手竟然伸得这么长,在魔界竟然也藏着个狗腿子!”凌天羽嘲讽冷笑。

狗腿子?

血狂天面色一凌,沉冷道:“阁下!这里可是魔界!你未免管得太宽了吧!”

“我这人就是闲得慌,见到哪里不平,就喜欢掺上一手。”凌天羽嗤之以鼻,蔑视道:“至于你,结果不会变,你也注定会是我的手下败将!”

“手下败将?你现在怕是不知谁才是猎物吧?本来我是想要刻意引你入局,没想到你倒是主动寻来送死!”血狂天冷狞道:“我在魔界谋划多年,当真有那么轻易被你破坏!”

“当初血狗那家伙,也是对我几番大方狂言,可惜最后落了个魂飞魄散的下场。至于你,我或许会给你更好的待遇。”凌天羽面色冷酷,浑然不惧,只是多了几分谨慎。

毕竟现在血狂天可能已经夺舍了黑龙的邪能,一身修为达到魔圣境后期,与自己是相等的,孰胜孰败,凌天羽也不敢保证有十足的把握。

血狂天冷眼注视着凌天羽,阴沉着脸说道:“邪魔,看来你到现在还没弄清楚形势,你可知这里是何处?”

“只要够杀你,在何处都无所谓。”凌天羽傲色道。

“呵呵,听血神所言,你这厮狂妄自大,看来的确如此。只可惜的是,此血域乃是聚魔源所化,凭你现在的修为,就是侥幸杀了我也别想着从血域脱身!所以你现在要么死在我手中,要么永世被困血域!”血狂天冷笑道。

“噢?看来你是注定要吃定我了?”凌天羽皱眉。

“哼!我本谋划多年,黑龙这颗棋子也将达成我的意愿,若非是你的出现,岂会到如此地步!”血狂天冷哼道:“庆幸的是,我早已暗中留了一手,本来想着他日对付黑龙,现在只能让你替代了。”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凌天羽冷声问。

“你可并非愚蠢之辈,我要做什么你还不够清楚吗?”血狂天面色阴霾,道:“这些邪禁我已暗中布置多年,积累了庞大的魔源,转化为强大邪能。只要我喜欢,随时便可唤醒灭世泰坦。而且这些邪禁可是连通外界,届时整片魔源都会引向魔界!待除掉逍遥魔尊父女,我便可夺得戒灵,掌控古印,解除封印,释放上古邪灵。”

“上古邪灵乃是上古邪物,邪力无穷,你以为释放它就会感激你?为你所用?此举不过自寻灭亡而已!”凌天羽沉冷道。

“哈哈!我竟然有心想要夺得上古邪灵,我自然有足够的砝码对付!”血狂天放声大笑,恶狠狠的说道:“但你的出现让我感觉到了威胁,我不得先除掉你,免得坏我大计!当然,如果你愿意交出巫神天书,乖乖向我投诚,些许可留你性命!”

“你废话真多!”凌天羽面色一沉,瞬身过去,以试探的方式,霹雳一刀,迎着血狂天的脑门狠狠暴斩过去。

这一刀!

威力无穷,可在这血域中,凌天羽的攻击竟遭到巨大阻力的影响,魔刀的威力也被削弱了几分,更似被吸走了部分的威力。

蓬!~

魔刀暴斩,虚空只是微微晃动,不起涟漪,足以想象血域空间强度极盛,看来想要直接摧毁血域空间不是那般容易。

更诡异的是,在这血域空间中,血狂天整个身形似乎与空间完全融为一体,无所不在。这魔刀还未命中目标,血狂天却泛着邪恶的微笑,凭空消失。

“外界你就是一条龙,到了这里也得变成一条虫!”一道冷酷的声音如雷音般在凌天羽后身响彻,紧接便是一记凶凌的利爪,携带冷劲狠狠袭来。

虽然在血域空间受制,但凌天羽的修为也不是虚的,尤其是凌天羽的造化圣念,具有未仆先知之能,敌者出手之前,便可瞬间反应。

猛地,凌天羽的身形立马变得模糊,宛若无形透明,犀利恶爪便透体而过,无损分毫。

旋即!

凌天羽如同饿虎扑食,欺身而至,身形瞬间实化,转手回旋一刀,带着熠熠寒芒,如同闪电游走,横削逼向血狂天的脖颈。

血狂天微微心惊,没想困入血域空间,凌天羽的反应力依旧如此可怕。但作为整个血域空间的主人,血狂天的反应更快。

嗖!~

血狂天整个身形迅速诡异后移,双臂扬震,直接抓出两柄腥血色战斧,定是杀人无数的利器,煞气逼人。

下一刻!

血狂天挥舞着双斧,劲若奔雷,由外朝内,充斥着强劲邪能,狠狠对着凌天羽手中那疾驰的魔刀架了过来。

铛!~~

金铁如雷音交鸣,一圈圈强劲狂暴的涟漪,以两人为中心急剧震荡。本来论修为两人是旗鼓相当,但在血域空间中凌天羽的力量大受限制,威力大减。

“蓬!”得一声!

凌天羽浑身巨震,手臂略麻,经抗不住血狂天霸道攻击,竟被震退而出,气血翻腾,满脸骇色,凝重至极。

反之!

血狂天立如深渊,宛若一尊无可撼动的堡垒,纹丝不动,满身煞气的架着两把锋利的战斧,极是不屑的冷视着凌天羽。

强!

虽然只是简单交锋,各自试探,但血狂天无论是自身力量、反应与身术,在血域空间都要胜上凌天羽一筹。

“罢手吧,你不是我的对手!”血狂天满是轻蔑的盯视着凌天羽,淡然道:“更何况,魔界现在不过是一盘散沙,若无你坐镇,灭世泰坦重生将无人能敌!”

“呵呵,我承认这凶物确实厉害,但你迟迟未有动用,只怕它还不够完善吧。”凌天羽冷笑道。

“的确不算完美,但没有你的话,对付魔星与那个女人足够了。纵是不敌,待魔源引向众城,必成死地!”血狂天沉声道。

“卑鄙!”

凌天羽气得咬牙,本着在凤凰城已经留下分身,就是为得预防遇上危机能以脱身。可在这血域空间中,却完全隔绝了与分身的联系,想要金蝉脱壳是不可能了。

“只是让你看清形势而已,而我对于血尊也甚是不满,竟将我弃之魔界不顾,所以现在我所拥有的筹码都是靠我自己的力量拼过来的!只要你诚心臣服,你我联手,一同掌控上古邪灵的力量,届时我便能夺舍血尊的权位!继而掌控六界,你我平起平坐!”血狂天道。

“叫我声爷爷,我就依你!”凌天羽朗笑道。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看来得让你好好尝尝苦头!”血狂天冷哼一声,没有任何的气息波动,在血域空间中完全是随心而动,无所不知。

轰!~

虚空中毫无预兆的爆发出一股恐怖的威能,朝内挤压着凌天羽所在的空间,漫天凌厉的杀机,如潮般狂袭而来。

“滚!~”

凌天羽浑身爆震,以爆发性的方式,将体内的能量爆震开来,硬生生的将挤压空间给强行隔阻开来,于身形成强力护界。

“九环连杀!~”

虚空一声暴喝,两道强横霸道的战斧,如同回旋镖般,携带着凌厉劲能,卷出一道道凛冽的空间漩涡团,如龙般环绕着凌天羽的旋转。

猛地!

旋转战斧,一举强力攻破凌天羽的护体能量层,强横撕破,一前一后,如闪电霹雳之势,连着虚空四方的绞动之力,凌冽旋转逼向凌天羽。

“冰龙咆哮!~”

凌天羽霸刀怒斩,纵纵冰龙,充斥着森寒魔流,融于凶悍刀劲,呈龙卷风暴之势,朝着四方疯狂席卷肆虐。

轰轰轰!~

两股强横狂暴的能量,激烈冲撞,卷起雷鸣阵阵,无数凛冽的威能碎片,如同枪林弹雨般朝着四方扫射开来,整个血域空间更是强烈震荡。

下一刻!

一道凶残霸道的流光,却从暴乱中猛冲而入,如同在千军万马中取人首级的猛将,血狂天横冲直撞猛逼而来。

“皇极杀道!灭世霸拳!~”

血狂天暴喝一声,猛蓄重拳,带动着毁灭气机,震破法则,就连强硬的空间层面,在这拳头的霸道攻击之下,急剧凹陷。

这一拳!

威力甚是霸道,威力无穷,若是放在外界,定然是惊天动地。

比力量,凌天羽确实得认输,但要比战体强度,凌天羽却远胜于血狂天,可以弥补两人之间的力量层次差距。

所以!

面对血狂天这一拳的重击,凌天羽也毫无避让,跟着蓄起一拳,倾尽所能,迎着血狂天的灭世霸拳,毫无惧色的正面激碰过去。

轰!~

双拳强烈碰撞,犹如两记天雷相助交碰,两股强大可怖的能量,如同火山爆发般剧烈爆震开来,延绵虚空震荡。

明显!

凌天羽势弱一筹,被这一拳强行震退,但凌天羽的战体实在是太强悍了,就算弱了下风,也依旧傲然屹立。

血狂天面色沉凝,怒火滚滚,他知道凌天羽的实力不俗,但之前并未真正交手过,现在才深深的体会到凌天羽的战体竟然强得如此离谱。

...

长春牛皮癣治疗最专业的医院
天津碎石中心医院哪家好
贵阳中医癫痫病专科
三亚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遵义癫痫病医院网上挂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