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腾讯转型势在必得

2018-10-31 14:28:18

腾讯转型势在必得

提起社会化,尤其是腾讯这样大型的、平台化的互联公司的社会化,是指的在你这个小社会中如何公平、公正的维护好你每个用户的利益。近有一种说法是,光看人数的话Facebook可以看作是世界上第三大国家,拥有4亿人口,而在2010年初刚刚突破同时1亿人口大关的腾讯,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个人口大国,维护好每个公民的利益,是这个国家能否长治久安的关键所在,而一个国家的基本纲领又会对此产生决定性的影响。

俾斯麦的

提起腾讯,尽管和百度与阿里巴巴共享中国互联三巨头的尊位,但其在业界的口碑一直算不上好,如果抄袭、垄断、封闭外加爱挖墙脚是互联业界人士对其的印象的话,那么霸道、专横以及不顾用户利益则是众多使用者对腾讯的看法。去年爆发的3Q大战更是将大家对于腾讯的不满推到了,腾讯与360争端的孰是孰非暂且放下不提,但确实不乏一些我认识的朋友抱着看腾讯笑话的心情看待那场战争。

实际上腾讯频频被以罔顾用户利益为名攻击其缺乏社会化,主要的原因可以归结为两个字捆绑。腾讯有个经验叫快速迭代、小步快跑,依仗着在IM领域无法撼动的地位,强行捆绑给用户各种服务或客户端。可以说,在此经验下衍生出的游戏、医生、拼音输入法、邮箱、Live等系列的应用一直是业内人士诟病腾讯罔顾用户利益的缘由。而腾讯自己对此还颇为委屈,就像马化腾所说,大家会看到你的用户群这么大,你的推广能力这么强,你一推出其他家就受到了很大的压力。过去很少思考这个问题,好产品给用户这是天经地义的,用户可能就是想要这个你为什么不能提供,所以说用户的需求和利益往往并不是一致的,有的用户是这样的,有的用户是那样的,我们作为企业经营提供者怎么样来平衡这些需求是非常难的。如果是被强买强卖的话,那怕再好的产品也难免使用户产生怨气。英国工业联盟的主席Richard Lambert在2010年3月的一次讲话中就预测,杰克韦尔奇式的资本主义恐怕就要到头儿了。尽管腾讯并不像杰克在通用时一样酷爱开除员工,但双方一个共同点就是都曾经坚定不移的认为公司的价值是化维护股东利益,而作为一家上市公司来说,股东利益与公司的实际营收无疑是划上等号的。对于用牛皮癣治疗修复免疫清癣疗法户利益的置若罔闻,冷酷、粗暴、为达到目的(当然这里的目的通常都是指盈利)不择手段的腾讯算不上是韦尔奇式的资本主义公司,但俾斯曼式铁血公司的称号却可说是腾讯开放之前对其的写照。

为何罔顾用户利益

腾讯被指忽视用户利益,没有承担相应社会化的原因还不止于此,上虚假信息、色情信息乃至各种反动信息肆无忌惮的传播早已严重损害了用户的利益,各种一言堂式的冷血规则更是彻底寒了用户的心,但如果总结原因,就可以看出腾讯之所以没有起到相应的社会化,忽视用户利益只是表象,封闭是关键,垄断才是根本。

腾讯的铁血政策带来的必然结果就是垄断,而垄断又是阻碍创新、服务质量改善和技术进步的根源。举个例子,尽管腾讯的诸多应用均被指抄袭,但是占腾讯一半收入的络游戏却恰恰是腾讯所有业务中被指责的少的一部分业务,同时也是封闭少的业务,其中有60%70%是和合作伙伴共同开发、共同运营的,络游戏的平台下面也有非常多的游戏开发商、游戏运营商,存在着很长的产业链。在络游戏这条产业链上腾讯一反常态的与诸多合作伙伴共享利益,利用腾讯本身的用户资源为游戏开发商提供代理工作,可以说是腾讯早的开放平台,原因就是因为在络游戏领域,腾讯无法达到垄断的地位,其他国内络游戏豪强的虎视眈眈不得不令腾讯打起十二分精神选择与合作伙伴共御强敌,在此情况下也无人敢忽视用户权益。

美国的《反垄断法》在解释反垄断的原因时,其中有这样一个理由,给中小企业一个机会,就是给年轻人一个机会。只有在没有垄断的行业中,才有可能诞生像微软、谷歌这样的公司,才存在小公司靠创新就能平步青云的可能性。也只有在没有垄断的行业,才会让所有的公司都把精力集中在改善用户体验,提升服务质量上,维护用户利益上。

随着2010年初腾讯市值达到400亿美元,成为继Google之后全球络股的亚军,的俾斯麦式发展达到了顶峰,但正所谓盛极而衰,与360的一场大战犹如当头棒喝,让春风得意的腾讯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并试图纠正一些错误。

刘邦的腾讯

随着马化腾宣布腾讯将在半年之内逐步开放平台,腾讯的转型开始了。与原先各种微创新的系列不同,腾讯真正的做回了腾讯,腾讯社区开放平台、腾讯微博开放平台、腾讯产业共赢基金的等腾讯系列的先后问世,似乎预示着腾讯摒弃了原先俾斯麦式不择手段的行事法则,一夜之间由普鲁士的铁血首相变成了知人善用的汉高祖,当年汉高祖刘邦打天下时,带兵有韩信、谋划有张良、治国有萧何,就像多伦多大学Rotman管理学院的院长Roger Martin所说的,股东价值应该让位于被客户所驱动的资本主义。客户端为王的时代已经渐渐远去,倚靠系列巧取豪夺的做法也已经过时,从腾讯在1月相继开放了空间、团购平台就可以看出腾讯想走汉高祖仁德之路。事实也证明,以客户利益至上,才是正道,正如联云南治疗癫痫病医院合利华的老板的Paul Polman在2010年公开表示的那样:说实话,我并不是为股东工作。我是为客户工作,我不是也不会在股东价值化模式的驱动下经营公司。

开放自己的平台仅仅是步,要想真正担负起维护用户利益的社会化,腾讯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首先要做的是避免重蹈原来的覆辙,避免既做裁判员又做运动员的情况发生,其次,腾讯作为平台的提供者,也可以说是整个腾讯社会的维护者,如何保证各个社会成员间的关系,如何保证CP之间的公平竞争,又如何既保护了CP的利益又尊重了用户的权益。在这个移动互联浪潮来临的时代,腾讯为了抢夺先机再次扛起了开放平台的大旗,也愿意承担更多的社会化责宜春牛皮癣治疗去任,但一旦尘埃落定之后,刘邦的腾讯是否又会变回俾斯麦的呢?学习汉高祖刘邦的知人善用自然是大家都愿意看到的,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刘邦在征战天下时的知人善用是出了名的,而坐拥天下后的卸磨杀驴也同样名传千古,套用一句鲁迅先生的话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愿腾讯能够一直将开放与共赢进行到底,2002年就早已签署的《中国互联行业自律公约》到了需要真正履行的时候了。

文/互联周刊

氮化铝陶瓷片
陶瓷盅
不锈钢液压滤芯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