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江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谁在怀念拉琴的少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8:02:36 编辑:笔名

1  ??林唱正站在阳台上,用小提琴拉一只曲子,克莱斯勒的《爱之欢乐》,那么美丽的曲调,却被他拉的像锯木头。路过的行人都厌恶的往楼上看,因为这琴声实在是太难听,太难听了。  ??连桑晓都听不下去了,她站在林唱背后,握住林唱的手,教他拉琴的正确姿势,桑晓双手环过林唱的肩膀,从后面看来就像深情地拥抱着他一样。十七岁的林唱这样亲密接触过的女性,就是自己的妈妈,而桑晓现在这样抱着自己……他的脸不由自主得红了,心跳得咚咚咚直响。心一乱,手就乱了,一不小心,胳膊碰到了桑晓的腰,桑晓尖叫一声,痛得弯下身子,蹲在地上站不起来。  ??林唱慌了,他蹲在桑晓旁边,着急地问:“老师,老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还疼么,老师?”说着说着,眼圈居然红了。  ??桑晓忍着巨大的腰痛,对着他笑了笑:“没事了,真的。”她还站起来,转了一圈,她想腰就被小孩这么轻轻的碰了一下,就疼成这样,谁看谁都会想她是在伪装,在说谎骗人,可是自己腰真的很疼啊,那么难受,像被撕裂了一样。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桑晓是半躺在沙发上教林唱的,她极力掩饰自己的巨大伤痛,可是表情还是不会说谎的,林唱看见桑晓紧皱的眉头,心也跟着疼起来,他很努力的去拉好手里的琴,他想自己如果早点拉会的话,那么老师就会早点回家休息了。所以那天晚上的小提琴课,是他们上的成功的。  ??给林唱上完课,回去的时候,桑晓给周言打了个电话。  ??周言很忙的样子,他在电话那边风风火火的说:“现在没事了吧?不行就买贴膏药吧。我现在很忙,晚上等我回去。”说完便挂了电话,桑晓在公交站牌下愣了很久很久,连一班公交车开过去了,都没有发觉。  ??  ??2  ??  ??错过了一班车,桑晓只能走回去,从林唱家到音乐学院不远也不近,大约有5站远的路,要是在平时,桑晓肯定蹦啊跳啊地就走回去了,可是今天,她的腰真的很疼,疼得揪心,疼得连一步路都不愿意走。  ??桑晓掏出手机给周言打电话,可是怎么打都打不通,没有办法,只好打给林唱。不到5分钟,林唱就骑着单车赶了过来,看见桑晓蹲在地上,他慌忙跑过去,心疼的问:“老师,还疼吗?”桑晓点了点头,林唱说:“老师,天这么晚了,要不,你去我家吧。”桑晓想了想,便又点了点头。  ??桑晓坐在林唱的单车后面,看着他的后背,他很瘦,是少年那种特有的清瘦,虽然瘦,但照样给人一种温暖厚重的感觉,桑晓把头靠在他的背上,默默地想,也许几年以后,林唱也会长成一个温和干净的男子,给人温暖,让人觉得安全吧。  ??林唱的脸又红了,他说:“老师……”桑晓说:“林唱,还是叫我姐姐吧,我从小就特别希望有一个弟弟,你做我弟弟吧。”林唱便叫桑晓:“姐姐。”桑晓就笑了。  ??林唱家住在城北那片别墅区,依山傍湖,风景优美,他的父母常年在美国,林唱就一个人住在这所大房子里。他父母请桑晓教林唱拉小提琴,不只是要林唱学乐器,更主要的是要给他找个伴,陪着他,能经常和他说说话。  ??林唱把桑晓扶到沙发上坐好,转身去厨房给桑晓弄吃的,他知道,桑晓还没有吃晚饭。出来的时候,看见桑晓躺在沙发上睡着了,桑晓近觉得自己越来越疲倦,没有力气,常常坐着坐着一会就睡着了。  ??林唱想去卧室抱被子,刚转过身,就听见桑晓在模糊不清的喊一个人的名字,她说:“周言,我腰疼……”林唱回过头,看见桑晓是真的腰疼了,她蜷缩在沙发上,出了一头一脸的汗。林唱吓坏了,慌忙抱起桑晓就往医院跑。  ??周言也匆匆赶来了,他和林唱被医生叫到办公室去拿化验单,只剩下桑晓一个人蹲在医院的走廊里,这时已经是清晨,天微微亮,空气很清冷,桑晓抱紧了双臂,还是觉得很冷。过了很久很久,他俩才从办公室出来,看见桑晓,都挤出一个很难看的笑,桑晓一看就明白了,她哭着问他们:“我是不是快要死了?”周言走过去,使劲的抱着桑晓,他的泪流进了桑晓的脖子,很凉,林唱也哭了,他说:“姐姐,对不起,我不该碰你的腰,医生说,你得的是尿毒症。”  ??桑晓抱着周言大哭起来,路过的人都奇怪朝他们看,周言说:“桑晓,没关系,我有钱。”说完他从衣兜里掏出一张存折,有10几万块,他说:“没关系的,桑晓,你看看,我们有这么多钱呢,本来打算等咱俩毕业后,给你买房子的,现在正好给你治病,我肯定能把你治好,桑晓,相信我……”  ??  ??3  ??  ??虽然桑晓知道这个病跟林唱碰她的那一下一点关系都没有,可是林唱还是觉得非常的内疚。他每天都会去医院陪桑晓,给桑晓拉琴,他拉得还是那么难听,旁边的病友小姐姐受不了了,捂着耳朵大喊:“你是拉琴啊,还是锯木头啊!”桑晓听了就咯咯咯的笑了,她好久没有这样开心的笑过了,林唱看见她笑,心里也好高兴好高兴。  ??林唱天天都会过来,可是周言却不经常来陪桑晓了,他每次都很忙的样子,匆匆地来了,说不到两句话就又匆匆地走了。桑晓很难过,她难过的时候,总是想找个地方躲起来,不想说话。  ??可是林唱不让她躲起来,真得很奇怪,不管桑晓藏到哪里,林唱都能找到她。他把她推到医院的小花园里,让她坐在轮椅上晒太阳,他就站在一边拉琴,林唱真得太笨了,拉了这么久还是像锯木头,这下不是病友小姐姐一个人说他了,几乎全医院所有的人都知道林唱拉琴像锯木头了,他们给他取了一个外号,叫他“小木工”,林唱也不恼,笑笑然后继续锯他的木头。  ??林唱对桑晓可真是细心啊,吃饭冷了不行热了更不成,早晨给她擦脸,晚上给她洗脚,桑晓心情不好的时候,还给她讲笑话逗她开心,这哪像是一个富家子弟的作风啊,倒像是桑晓的小仆人。好事的病友小姐姐悄悄问桑晓:“他是不是你男朋友啊?”桑晓摇摇头:“不是啊,他是我弟弟。”可是她其实也很想林唱是自己的男朋友呢,这么细心,连周言都做不到。一想起周言,桑晓就更伤心了,周言好像失踪了,他好久没来看自己了,电话也打不通,可能他是嫌弃自己了,把自己当累赘了,不要自己了。  ??病友小姐姐却在一边拍了拍胸口,松了一口气说:“多亏了是你弟弟,要不,你看看多么帅气的小男孩啊,怎么就找了一个这么老的女朋友呢!”这话不小心让林唱听到了,他有些不高兴,他说:“谁说我姐姐老啊,她在我心中是漂亮的!”说完便吱吱呀呀的拉起了手中的琴,病友小姐姐捂着耳朵尖叫:“对,你姐姐漂亮了!小木工,你不要再拉了!”  ??桑晓的病一天比一天严重了,连透析都维持不了几天,她醒着的时间越来越短,昏迷的时候越来越长,医生说,如果还是找不到合适的肾源的话,那么桑晓的情形就太不乐观了。  ??林唱从医生办公室回去的时候,桑晓已经睡着了,月光从窗子里洒进来,给她的脸上镀了一层淡淡的光辉,是那么美丽那么柔和,林唱呆呆的看了好久,他知道他喜欢桑晓,不是弟弟对姐姐的喜欢,是男孩子对女孩子的那种喜欢。他不想让她死去,他要好好的保护她。也就在这短短的一瞬间里,林唱做出了决定。  ??第二天一大早,林唱就兴冲冲地跑去找桑晓了,他高兴的说:“姐姐,姐姐,医院找到和你匹配的肾源了,是志愿捐献的,不要钱!”桑晓也很高兴,她笑了很久,黯淡的脸上发出光来,林唱看见桑晓笑了,心想自己的选择是对的是值得的。  ??桑晓马上就要做手术了,她非常的紧张,林唱一直在身边安慰她,不用害怕,没关系的,就是睡一觉,醒了就好了。桑晓听了他的话,便安心的睡下了。林唱一个人走到花园里,这时已经是秋天了,风刮过来很凉,他摸摸自己的胸口,也好凉哦,其实他也很害怕呢,他拍拍自己的胸口,安慰自己,没关系的,睡一觉,就好了。  ??  ??4  ??  ??桑晓的手术很顺利,连病友小姐姐都替她高兴,可是桑晓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她还是在想周言,即使他把她抛弃了,她却一点都不恨他,其实她也很想林唱,她不知道林唱为什么会在她手术的前几天突然去美国呢。他说他家里有事,可能家里是真的有急事吧,要不然他的神色怎么会这么紧张呢。不过她想如果林唱知道了她恢复得这么好,心里一定也会非常高兴吧……到后来,桑晓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想谁,在思念谁了,好像两个都在想,都在思念。  ??桑晓的病床前总是空荡荡的,病友小姐姐就过来陪她,陪她说话,给她讲故事,桑晓总是装作很开心的样子,可是她的心里真的很难过,她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腰不疼了,心却疼起来了呢。  ??有一次,那个病友小姐姐告诉桑晓,她在医院碰见林唱了,他变得很黄很瘦,好像也病了,桑晓就笑了,她说:“你肯定是认错人了,林唱早就去美国了,前几天他还给我打电话呢,他在旧金山他爸妈那里,很幸福呢。”病友小姐姐很疑惑的说:“可是那天我看到的明明就是他啊,还是那么高,那么帅,见了我还笑了笑呢。”桑晓只是笑笑,不置可否。  ??冬天很快就来了,这个冬天很冷,天气预报总说冷空气来了,冷空气来了,伴随着西伯利亚冷空气一起过来的,还有周言。他又黑又瘦,头发都灰白了,穿一身很脏的衣服,鞋子破了一个洞,没有穿袜子,露出光着的脚趾。看见桑晓,他高兴极了,他从一个大手提袋里拿出很厚的一摞钱,他兴奋地说:“桑晓,你看,我终于给你挣够换肾的钱了,你有救了!”  ??原来周言并没有失踪,并没有不管桑晓,他是去打工了,他去小煤窑做工,舍不得吃穿,一天只休息几个小时,在短短的时间里终于挣够了给桑晓换肾的钱。桑晓又高兴又难过,高兴的是周言没有抛弃自己,难过的是周言为了给自己挣够治病的钱,受了那么大的苦。  ??春天来的时候,桑晓便与周言结婚了。结婚那天,桑晓请了好多人,有医生,护士,病友小姐姐……没想到林唱也来了,他变成一个小胖子了,脸蛋圆圆的,很可爱。并不是那次病友小姐姐说得他瘦了,看来那天小姐姐真的认错人了。可是病友小姐姐却说:“他是虚胖,你看看他现在走路都那么虚弱!”  ??林唱带着他的小提琴,给桑晓拉一只曲子,依然是克莱斯勒的《爱之欢乐》,他现在拉的已经很好了,连病友小姐姐都说他拉的不像锯木头了,可是桑晓听着听着却哭了,多么欢快的曲子啊,却被他拉得那么悲伤,像是弄丢了自己心爱的东西,他的表情是那么难过那么忧伤。病友小姐姐连忙拉住林唱不让他继续拉下去了,因为她听说眼泪落在婚纱上,是不吉利的。  ??  ??5  ??  ??婚礼还没完成呢,林唱就走了,桑晓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又是冬天了,这年冬天的天气又是非常寒冷,从立冬开始,就天天下雪,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周言一只手撑着伞,一只手扶着桑晓,陪她去医院做检查。  ??桑晓的身体恢复的很好,甚至比正常人都要健康,医生很高兴地说:“真是个奇迹啊,两个完全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居然没有一点排异。”医生顿了顿又说:“对了,那个小男孩怎么样了?他看到你恢复的这么好,心里一定很高兴吧,你可真得谢谢他,你的康复真是多亏了他啊。你看看你多有福气,认识了这么好的一个弟弟……”桑晓睁大了眼睛,她说:“医生,你是说,我的肾,是林唱捐的……”医生很奇怪的说:“对啊,就是那个林唱的啊,都一年多了,他们没有告诉你吗?”  ??医生还在感慨,林唱这个小男孩真好,你俩没有血缘关系他都敢给你捐肾,就是自己的亲人,也未必会有这个勇气呢……  ??桑晓一把站在门口的周言推开,跌跌撞撞地就往林唱家的方向跑,外面下起了浩瀚的大雪,铺天盖地的,桑晓在雪地里使劲地跑啊跑啊,连鞋子都跑掉了,可是她什么都不管了,只是拼命的奔跑,周言在后面怎么追都追不上。  ??终于到了林唱家了,桑晓按门铃,拼命捶门,终于门开了,是一个老太太,她问:“请你找谁啊?”桑晓说:“我找林唱!”老太太说:“少爷3个月前就已经去世了啊,老爷和太太都去美国了,只留下我一个老太婆看家……”桑晓惊呆了,她哭喊着说:“林唱,林唱他怎么了?”老太太说:“肾衰竭,少爷真可怜啊,才刚满18岁……”说着摇了摇头就把门关上了,只剩下瘫坐在门口的桑晓,嚎啕大哭。  ??桑晓站在城北的那个墓地里,用小提琴拉一只曲子,克莱斯勒的《爱之欢乐》,墓地里下了大雪,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几根光秃秃的大树孤独的站在雪地里,把这个冬天映衬的既荒凉又哀伤。桑晓不明白这个冬天为什么会下这么大的雪呢,铺天盖地的,仿佛只是一转眼,林唱就已经消失不见。  ??可是桑晓还是在怀念,怀念那个拉琴总是像锯木头一样难听的少年,怀念那个默默的守护自己天使一般的少年…… 共 496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附睾炎能够吃橘子吗
黑龙江好的专科研究院治疗男科
云南治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