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江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抠神 第二百七十八章 程广年的判断

发布时间:2020-01-17 14:06:41 编辑:笔名

抠神 第二百七十八章 程广年的判断

宁可竹陷入深思,她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老太太的判断,母子连心,她现在是一点儿都不敢大意。

“小宁,我说一句不该说的,如果程煜真的是在帮人洗黑钱,您觉得您应该帮他想方设法的脱罪么?”

宁可竹愣了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老太太笑了笑,说:“其实,您也明白,真要是程煜犯了错,他应该吸取这个教训。

我不是那种古板的人,为人父母的,哪有愿意看到自己的子女锒铛入狱的?但是,这种事,真的是沾都不能沾。

程煜如果真的犯了错,我倒是觉得他应该接受惩罚。否则,他今后只会犯下更大的错。

而现在的情况,我却又觉得程煜根本不会犯错,他甚至是在帮着警方打击罪恶。

我个人的意见是,不管这件事的背后,究竟是不是像我猜测的这样,我都不建议您现在就找程煜追问。至少在目前这个阶段,我们都不该确切的知道真相,这对后续的发展,都极为不利。

遇到这种事,最重要的是冷静下来。您不妨回去,跟您的先生商量商量,看看他的意见。程先生是商界的奇迹,一个从未出过错的奇迹,我想,他的意见会更加准确。”

“可是,他们父子俩的关系……唉……”

“我始终相信,程先生有他自己的想法,他不可能针对自己唯一的儿子。”

宁可竹看着老太太,心中犹豫不定,大概是老太太恬静的笑容给了她一些鼓励,她点点头,仿佛终于下定了决心。

“好吧,那我就不等那个臭小子了,我回去跟我先生说说看。”

老太太笑眯眯的站起身来,把依旧犹豫的宁可竹送了出去,看着她走进电梯,这才回屋关上了房门。

看看时间,晚上八点,这会儿纽约是早晨八点,沈知秋应该起来了。

给沈知秋发了个视频通话,沈知秋很快接听。

“妈,这么早找我,有事?”

老太太笑了笑,说:“真的有件事。是这样啊,我有个朋友……”

老太太没有透露这是程煜的事,毕竟,自己的儿子跟程煜现在是合作伙伴,而且还带入了大量的资金交给程煜去处理,如果让他知道是程煜的事,还有可能牵连到远大前程,可能这会影响到他的判断。

只有让沈知秋置身事外,他才能做出更为客观的判断,这无论是对程煜,还是对沈知秋,都更有利一些。

听完整件事之后,沈知秋很轻松的笑了笑,说:“妈,您说的这是程煜吧?”

老太太摇摇头,说:“不是他。”

“行了,您别瞒着我了,您朋友的孩子,我怎么可能不知道是谁。如果不是程煜,您早就直接跟我说明那个人是谁了。您是怕我在这件事上,因为牵涉到我自己的利益,所以会产生错误的判断吧?”

老太太坚持道:“不是他。”

沈知秋没有再追问,而是很轻松的说:“这件事您自己应该有判断了吧?程煜……哦,好好好,您朋友的孩子。他显然不是在帮助对方洗黑钱,甚至于,他是在跟警方打配合,目的是要将这个黑金的金主一打尽。

从您告诉我的这些事里判断,他思虑的算是很周详了,或者说警方的布置非常的全面,基本上不会有什么问题。

如果不是对事件的始末了解的这么清楚,而且对于细节方面也非常清晰,尤其是这个人对他女友对他家人的态度,我想即便是那个客户家族,也不太可能看破这其实是个针对他们的局。

放心吧,妈,我不认为程煜会犯这种错,他虽然年少,但却沉稳的很,如果是黑金,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明知道是黑金,他又根本不屑于这百分之三十的佣金,我不觉得他有任何理由去铤而走险。

我作为他的合伙人,对于自己的眼光还是有足够自信的。没事的,我不会去干预任何,哪怕事后可能还会产生一些对公司的影响,但我想,这个影响会被控制在极小的范围内。

不用去管,让程煜自行处理吧。

我要送您孙子去学校了,不跟您说了。”

老太太没有再否认这个朋友的小孩就是程煜,她点点头,说:“行了,你去忙吧。”

正好,沈知秋的孩子下了楼来,沈知秋便挥挥手,说:“来,跟你们的奶奶打个招呼……”

两个孩子,一男一女跑了过来,兴奋的跟老太太打招呼,老太太也跟他们聊了会儿,等到沈知秋把他们带上了车,这才挂断了视频通话。

这时候,老太太也听到对面传来了开门的声音,她当然没有去开门,既然沈知秋跟她的判断一致,甚至沈知秋作为程煜的合伙人都丝毫不以为忤,老太太就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测。

……

宁可竹回到家中,拖着程广年回了卧室,很有些紧张的把这件事告诉了程广年。

程广年听完之后,面无表情的说:“好,我知道了。”

宁可竹一愣,急道:“你这是什么态度,这是咱们的儿子!你知道了是个什么鬼?!”

程广年依旧面无表情,道:“就是我知道了啊,这件事没什么可说的。”

“怎么就没什么可说的?洗黑钱呐!”

“第一,我程广年的儿子,怎么会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我认为,他那个房东老太太说的很有道理。第二,如果他真的犯了错,那也是他咎由自取。你还想护着他么?如果这一次不让警方治他的罪,他以后还不知道会做出些什么出格的事。所以,无论事实究竟如何,这件事,我们都不需要去干预,只需要静观其变。”

“万一真是煜儿一时糊涂呢?”

“那就让他去坐牢。当然,我会给他找个好一些的律师,尽可能帮他减短刑期。”

“程广年!你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是你一个做父亲的该说的话么?!你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去坐牢?”

程广年无奈的将愤怒不已的宁可竹按了下去,他说:“首先,你并不真的了解真相。其次,我更倾向于认为煜儿不会犯这种错。你现在掺合进去,只会让警方的部署出现问题。一旦最后收不成功,煜儿反而有可能深受其害。”

宁可竹愣住了。

程广年叹了口气,说:“你呀,就是关心则乱。小雨那个丫头还年轻,经验少,你多大年纪了?居然还看不透。”

宁可竹想了会儿,却又着急起来,她一把抓住程广年的手,说:“那照你这么说,这件事一开始就是个局,是煜儿配合警方给那个家族做的局。咱们能看破,难道那个家族看不透?到时候万一他们还有漏之鱼,岂不是要来找煜儿的麻烦?”

“你呀……”程广年越发的无奈。

“我相信警方既然敢这么做,应该就会有后续的行动去保障煜儿的人身安全。并且,咱们和对方的信息不对等,他们并不知道咱们了解的诸多细节。”

佛山市妇幼保健院
西安市北方医院
重庆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锦州治疗男科费用
武汉白癜风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