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江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法神直播间 第六十七节:缺钱

发布时间:2020-01-18 08:29:47 编辑:笔名

法神直播间 第六十七节:缺钱

大清早的第二区,空气清新,就是夏天的太阳太毒辣了些,已经有暑意泛了上来,微微有些燥热。

卡德纳斯的街区一向都是越高级的区,人流量越少,但是今天的第二区人流却颇多,纵观第二区的几条主干道,虽称不上熙熙攘攘,但也是络绎不绝,第二区的原住民们却不会感到奇怪:还有几天的时间就是卡德纳斯教会学校的入学考试了,每年一到这个时候,周围城市甚至周围领都有学生提前过来准备参加考试,人流量自然也就多了,今年这还算少的了。

由于那条新教令的原因,周边城市有及时得到教令却没有考试资格的,自然也就不会来了,这就减少了一部分人流量;还有一些教令传达到周边城市的时候已经在路上的考生,到了卡德纳斯之后知道了这条新教令之后,也有部分选择了直接干脆地离开,这就又减少了一部分人流。所以比起往年来,今年的人流量还算少的了。

而这些大老远跑来卡德纳斯参加入学考试的学生们,尤其是那些具有考试资格的黑袍法师们的学生们,大部分都是贵族们的子女,自然是不会住在第六区第五区那种平民住的地方,第一区又不是一般人能住进去的,第二区自然就成为了最热门的选择。

这两天,第二区的各家旅店可谓是爆满,老板们纷纷趁机涨价也抵不住这些贵族子女们的消费力,一个个赚得盆满钵满笑得合不拢嘴。而贵族子女黑袍法师们出门显然不可能独身一个人,大多都是驾着自家的马车来的,车夫、仆人都是必备的,少算点一人带两个,那也是又多了考生人数几倍的人,所以第二区一下子也就热闹了起来。

而在昆兰街的街尾,一个吊着右臂的家伙正鬼鬼祟祟地躬身耷脑左瞄右看。

这个吊着右臂的家伙自然就是诺曼了,他那只完好的左手缩在怀里,好像在怀里藏着什么东西,一双眼睛仔细地观察来往的人群,终于见到一个像是学生的少年、穿着还不错、看起来挺富裕的人之后,他赶紧几个小碎步凑上去拦住了这家伙。

那人警惕地看了诺曼两眼,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

而不等他开口,诺曼就提前压低了声音说道:“朋友,魔法物品要吗?”一边说还一边左右张望着,似乎生怕被别人发现一样。

少年似乎不太习惯别人贴着他,下意识地想要退开一步,但是诺曼的那句“魔法物品”还是让他的脚步固定在了原地,再配合诺曼那神秘兮兮的模样,让他兴趣大增,不由也跟着问了一句:“什么魔法物品?”

大概是受到了诺曼的感染,他的声音也不由自主地压低了下来。

诺曼那只完好的左手终于从怀里拿了出来,只见他的手上正攥着一张纸,纸上面是一个个的方格子,里面描着红色的虚线。

“看你的样子,也是来参加教会学校入学考试的学生吧?”

少年稍一犹豫,点了点头。

诺曼见状,继续道:“那这个就正适合你使用了,尤其是在这种入学考试即将开始的关键时刻。”

“这件魔法物品叫古语牢笼,学古语必备,能有限帮助你记忆原本记不牢的古语。原来需要一个月时间来记忆的古语,用上古语牢笼之后,只需要1天就能记牢,天分高的只需要半天!当然了,你会想这么好的东西、又是魔法物品,会不会很贵?那我现在就告诉,一点都不贵,只要1银纳尔!在卡德纳斯,1银纳尔你能买到什么?连一件好点的衣服都买不起,可是在我这里,1银纳尔你就能买到一个迅速提升自己的机会,也许就因为在这最后的关键时刻多掌握了几个古语,原本通过不了入学考试的你就能通过了!……”

诺曼的嘴巴像是机关枪一样,叭啦叭啦动个不停,不断地往外喷出话语。

卖米字格,这就是诺曼突然跑来第二区的原因了,因为他需要钱。

昨天晚上把兰斯洛特教导的东西记了下来之后,诺曼就因为精神太过疲惫睡着了,今天早上醒来之后,他先是把那“绕口令”按照兰斯洛特的要求练习了几十遍,然后准备去吃早餐、拿钱的时候才发现一件事。

他的钱不够了。

用钱砸托玛仕的时候他是过瘾了,但是一个没注意,没控制好数量,直接砸到了30个银纳尔,而他自己总共才33个银纳尔外加几十个铜阿司,这么一承诺出去,他自己就剩3个银纳尔了,而他还有那么多花钱的地方:刷法师袍的涂料要钱,买纸张鹅毛笔墨水要钱,找手巧的铁匠打造法师徽章更要钱,尤其是法师徽章,虽然东西很小,但是对手工的要求很高,他到现在都只付了1个银纳尔外加50个铜阿司的定金,后边的工钱还不知道从哪里来呢。最后,还有入学考试的报名费,也要10个银纳尔。

没有钱,他连入学考试都参加不了,更不要说通过入学考试接近圣女接着成为贵族了,这些钱去哪里找?

削减托玛仕的酬劳是不可能的,毕竟假扮黑袍法师他们都清楚这是一件怎么样的事,托玛仕肯答应已经不容易了,他不可能在说好了30个银纳尔的情况下又临时去削减。这30个银纳尔是无论如何一定要留给托玛仕的,即使是最糟糕的情况下他们俩被扔到监牢里准备吊死了,这30个银纳尔也一定要交给托玛仕,这是他的承诺。

你可以不说,但是你说出来的话一定要做到,这样别人才会相信你,才会愿意帮你做事,不然就算这次被你逃过去了,但是以后没有人会再帮助你,你得到了一时的利益,却失去了一辈子的利益,这是蠢才才干的事。

这是高文教过的,诺曼一直记得。

既然托玛仕的钱不能动,诺曼就只能另想办法了,结果就想到了之前卖米字格的经历,于是又做了一些米字格跑到第二区来贩卖。

少年显然不经世事,被诺曼一顿喷之后有些晕头耷脑,不辨东南西北,忍不住多看了那古语牢笼两眼,问道:“这真是一件神奇的魔法物品?”

这家伙心动了,诺曼心中如此想着。

就怕你不心动,一心动就好办。

诺曼嘿嘿一笑,把少年拉到了一边,道:“你如果不信的话我们当场实验一下,你觉得确实有效果再买,好吗?”

少年一想,觉得这样也吃不了亏,于是点头答应了下来,然后诺曼就问道:“你有哪个想要记忆的古语?……”

诺曼按照他早已经做过无数次的那样,指导着少年使用了一下米字格,花费了一点时间之后,就看到少年的表情变了。

这位刚才还带着八分怀疑的少年此刻盯着诺曼手上的那张古语牢笼,满面惊讶,眼神甚是热切。

成了。

诺曼心中暗道,然后陪着笑,问道:“朋友,你要几张?”

少年又犹豫了一下,才苦笑着开口了,说的却不是要几张,而是一张都不要。

诺曼忍不住问道:“你确定你一张都不要?”少年的表情分明是很想要的呀,“也许你就因为在这最后的两天用了古语牢笼,就能通过入学考试了呢!”

少年却说:“是的,但是我连参加入学考试的资格都没有……”

听了少年的话,诺曼才知道,原来面前这家伙是从周边的城市跑来参加入学考试的,结果到了才知道新教令的存在,结果他没有考试资格。而现在少年正发愁家里倾出所有能不能帮他争取到一个黑袍法师的学生名额,显然不可能再有闲钱让少年浪费在这些魔法物品上了。

“浪费我的时间……”

诺曼嘟囔了一声。

他在这边招揽生意也有一会儿了,可是过往的人群要么直接无视他,要么听完了他的话后把他当成骗子冷笑两声就走掉,这少年还是他的第一个生意呢,结果也泡汤了。

接着诺曼不再盯着少年,就要再去街上兜揽生意的时候,却是听到身后传来了少年的声音。

“你可以去黑玫瑰酒馆,”

诺曼回头一望,“黑玫瑰酒馆?”

少年很善良,似乎是觉得自己刚才浪费了诺曼的魔法物品的一次使用机会,感觉有些不好意思,提供了一个情报当来当作弥补:“是的,黑玫瑰酒馆,那里有许多黑袍法师的学生,他们应该会对你的魔法物品感兴趣。”

深圳曙光外科正牙
长春哪家医院看银屑病最好
贵州哪家医院治白癜风好
泉州哪家治疗白癜风医院好
中山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