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江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绝世邪君 第八百二十八章 国师苟苏

发布时间:2019-12-05 05:55:03 编辑:笔名

绝世邪君 第八百二十八章 国师苟苏

东方区域,赤炎边境处,

数十万大军围剿在五十米高的国墙外,这一群大军上,皆是穿着威武铠甲,整整齐齐,一眼望去,犹如人海,

在这群大军的上方,是三百名天境大能,高高的浮现在高空上,负手而立,为首的是名老者,尖嘴,蓬头垢发,很是猥琐,

对立交处,是一众赤炎的护国军队,以及玄殿弟子,玄殿的三清长老站在前方,如今的三清,已经突破夺天,位列在四天齐天之境,

但即便如此,此时的赤炎一方,并不如意,近万人,皆是受到轻重不一的伤势,连三清也沒有意外,

“该死,这苟苏老狗的修为竟然达到这种程度,”

“五天初期,怕是只有花零殿主能够对抗,”太清咬咬牙,冲着身后的弟子喝道:“消息传出去了吗,”

“回长老,传出去了,花零殿主已经在归來的路上了,”一名玄殿弟子恭敬的回应,

闻言,三清松了口气:“那就好,我们只要坚持住,坚持到殿主回归,我们就算是赢了,”

“桀桀,想要坚持到花零回來,就凭你们这些残枝败柳,未免也太异想天开了吧,”被称为苟苏的老者冷笑一声,他的声音很刺耳,叫人分不清是男是女,

“哼,老狗,我來会会你,”

公孙岩跳起身,他身为东方护国将军,修为也是不在三清之下,如利剑般就爆射向苟苏,

砰,

苟苏枯手挥动,顿时风沙漫天,两尊巨大的石人出现,

轰隆,

巨大的爆鸣声响彻,国墙周围直接就动荡了,

“公孙将军,我们助你,”三清相觑一眼,齐射出去,

“以为人多,就能够胜过我吗,”苟苏不屑的冷笑声,之后他朝着下方探去,道:“望山弟子听令,攻击,”

轰,十万人的大军突然动身,光是迈出一步,大地好像都跟着颤抖起來,那气势,叫国墙上的赤炎一方心惊胆战,

“苟苏,你这样做,是铁了心要和我们赤炎为敌,”公孙岩老脸一沉,愤怒的喝声,

“桀桀,赤炎这块肥肉,我们望山已经垂青了许久,你现在才问这话,你觉得呢,”苟苏十分阴邪的冷笑声,

“想吃我们,就怕你们望山沒有那么大的胃口,”而就在这时,一道星光突然从远处爆射,花零的倩影如同利剑一般,冲着苟苏刺下,

“殿主,”

“花零殿主,”看见花零,本來哀绝的赤炎一方,突然气势大震,无论如何,花零都是赤炎人,这一点这三十多年都是公认的,有花零在,他们的底气自然也就多了,

公孙岩带领赤炎大军从国墙上方停下,看见花零也松了口气:“总算赶上了吗,我东方区域有救了,”

“花零,”苟苏老眼瞪了瞪,花零出现明显叫他凝重起來,再无刚才的放松,举手挥出一拳,

砰,

两股巨大的力量在天穹上骤然炸开,形成一片绚丽的烟花,

轰隆,

巨响一声,苟苏借势退后百米,冲着花零淡淡一笑:“呵呵,花零殿主赶回來的可真及时啊,”

“触我玄殿者,死,”

花零看了眼伤亡惨重的玄殿,美眸唰就冰寒起來,旋即,她一句废话都沒有,妙手一扬,冲着苟苏就刺出数十道zǐ色花藤,

砰,砰砰砰,

苟苏老眼闪过几分光泽:“呵呵,你这女人,真如传言一样,胸大无脑的狠,就只懂得蛮横的攻击吗,”

“对你这种老狗,不需要多费口舌,受死,”

花零的花藤十分锋利,如一把一把刀枪一般,刺穿空间,就冲苟苏的胸膛扎下,

苟苏不敢大意,连忙举手去挡,

“磐石封岩,”

顿时,空气中的风沙尘埃被苟苏提取出來,一面巨大的岩石护盾从他胸膛浮出,挡住花藤,

轰隆隆,

接连,就是连绵不断的爆响,

花藤被挡下,花零并不意外,虽然她脾气暴躁,但她不傻,苟苏五天之境,和她相差无几,想一击击杀苟苏,那是痴人说梦,

为此,她反应极快,在苟苏巨石护盾浮现时,她借助巨石护盾的遮挡,娇躯一闪,藏匿于苟苏的死角里,直接绕到苟苏的背后,玉手成掌,狠狠的拍击向苟苏的后心:“老狗,看掌,”

“苟国师,”

望山的大军纷纷惊呼,

苟苏眼底一沉,待他回神之时,再想躲闪那玉掌已经來不及了,一层一层充满腐朽气息的灵力从花零掌心弥漫,无可奈何之下,他只要迎击而上,枯手探出手袖,一层岩石臂铠从指间笼罩到他的肩胛骨处,十分强硬,

“冲岩拳,”

轰,那玉掌和石拳正面对撞,

嗡,轰隆,

两股巨大之力先是抗衡片刻,顿时在交锋之处,形成一个极深漩涡,强烈的风刃从中肆虐卷动,

片刻间,苟苏的老眼一瞪,老眼下,漏出几分惧色,咔嚓一声,那岩石臂铠竟然碎了,

“该死,”臂铠粉碎,苟苏光凭肉身,远不是花零那股腐朽之气的对手,不得以下,他脚掌一跺,迅速朝后抽离,

轰,

他刚抽离,花零的妙手已经击穿虚空了,一股巨大的冲击波朝着赤炎边境震荡出去,那上千米的大地轰然塌陷,被生生的夷为平地,

“嘶……,”看见这幕,三清和公孙岩都惊呆了,公孙岩站在国强上,朝着外界看去,眼皮忍不住跳动几下,赤炎的边境外,此时简直就是一片废墟:“好恐怖的力量,”

苟苏在冲击波中凝神静气,两手快速在胸膛成印,被一个巨大的岩石挡下,这才免受波及,待余威散尽,他眯着眼盯着花零:“赤炎人,花零殿主果然名不虚传啊,”

“哼,少废话,”花零再度动手,

盯着那美妙的倩影,苟苏却沒有半点心情去欣赏,花零追出赤炎,她的攻击十分刁钻,每一击,都是冲着要苟苏命去的,叫苟苏连连败退,

“你这女人,长的这么漂亮,心却是狠心的狠啊,”苟苏咬咬牙,和花零陷入僵持之中,

而几番交手,花零的黛眉轻蹙,她发现无论她怎样出击,苟苏都始终处于被动状态,只是不断防御,却不从主动攻击,

虽然花零的修为在苟苏之上,但是花零自己清楚,若是两人正常交锋,即便她能够将苟苏击杀,那也定是极为艰难,想做到这种碾压,根本不可能,

“究竟是怎么回事,”花零在心中想道,

砰,

而这时,她一掌击穿,苟苏迎面一掌,脚下借力的爆退出上千米去,直接和花零拉开距离,然后,他仰起头,老眼直接绕过花零的娇躯,朝远方望去,诡异一笑;“都赶來了吗,看來,计划还算是顺利啊,”

“花零,这一次先到这里,老夫就不和你玩了,”苟苏桀桀笑声,笑声下是那样轻松,之前还保持的紧张感顿然消散,这叫所有人都能够看出來,刚刚他根本就是装出來的,

花零微微一愣,杏眼一缩,起身就追击上前:“想跑,沒门,”

但不料,苟苏早有预料一样,在花零刚起身追击时,花零前方的数十个角落突然剧烈一颤,一座上千丈的巨山凭空浮现,直接将花零困在山中,

“望山封路阵,”路被拦下,花零心里一惊,这望山封路阵她听说过,是望山帝国传承的封印阵法,这叫她的美眸一寒:“老狗,你刚才故意示弱,是为了设下这阵法,”

“桀桀,被看穿了吗,无所谓,你就在这巨山之中休息下吧,下一次,我们在交手时,就是你的死期了,”苟苏哈哈大笑,旋即他转过身,完全不理剩余的望山大军,起身朝着远处踏空而去,终消失在花零的视野里,

花零见此怒火中烧:“老狗,”

“百花凋零,”花零爆发全力,全力的轰击在那巨山上,但那巨山的防御力极强,凭花零也难以逃脱,

“焚天烈焰,”

而就在这时,天穹上突然燃起熊熊烈火,凌霄率领秦宗大军赶赴东方,联合出手,生生将那巨山粉碎,

“花零殿主,你怎么样,”凌霄跃下身,担忧问句,

花零漠然的摇摇头:“我沒事,”

“沒事就好,听说望山派來的是他们的国师苟苏,那老狗人呢,”墨辰从后方问句,

“跑了,”花零美眸一沉,玉手愤怒的攥紧,

看见这幕,凌霄等人相觑一眼,忍不住的苦笑一声:“跑了就跑了吧,至少东方区域沒有失守,”

“嗯,不愧是花零殿主,”

“花零殿主威武,”三清在后面也是奉承一声,

但对于这些,花零的美眸间始终保持着凝重之色,因为苟苏的话只有她听见了,也只有她知道事情的真相

,那苟苏根本就不是她逼退的,而是故意为之,

只是她想不通,苟苏为何要这样做,明明可以和她分庭抗礼,不分上下,却从开始就故意示弱,然后不惜抛下上万的望山大军,独自离开,

意识到这,她正色的朝苟苏远遁的望向望去,狠狠的捏紧拳:“这其中,究竟有什么阴谋,”

嘉峪关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长春公立银屑病医院哪个可以治
佛山性病医院
太原那家专科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长沙治疗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